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官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没在一起的青春,依旧感谢_1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职场官场
一   今年的我,二十七了。如我所愿,历经了二十多年岁月洗礼的我,终于穿上了女人这一辈子最漂亮,最引人注意的衣服——婚纱。而,为我披上婚纱的这个人,可不是那个曾在青春岁月中许下诺言的那个男生。   十七岁到二十七岁,整整十年的时光。而我,也已经从一个对爱情懵懵懂懂的女孩成长了一个已为人妻的女人了。我感谢上苍,让我遇到了如今为我披上婚纱、戴上戒指、我愿意用我一生陪伴的那个男人。当然,我也感谢上苍在十年之前让我遇到了那个为我的青春岁月画上了绝世一笔的男生。   女人,一生之中会有两个令人终身难忘的男人,一个给予了你爱情,一个让你认识到了爱情。毫无疑议,我老公是前者。但是,那位让我在懵懵懂懂的青春岁月认识到爱情的男生,我依旧记忆犹新……   十年以前,我十七岁。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年纪,是最有活力的青春期的花季。我记得,那个时候的我,个子在女生当中还算可以的,经历了初中三年的学习生活,对于枯燥乏味但是又有些许乐趣的日子我早已经习惯了。可能,由于我的父母是教师的缘故,我的学习成绩不算很差。当然,时逢青春的我也是长得蛮不错的,至少本小姐是这么认为的。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在初二的时候,十五岁时就遇到了两个男生的表白。不过那个时候,当我听到有男生在我面前说出“我喜欢你”这四个字的时候,并不像其他的女生一样激动不已,也没有害羞拒绝。当时的我没有任何感觉,因为在我心里丝毫没有涌起涟漪。   而我的父母对于早恋这件事情那是完完全全拒绝的,更何况这事发生在她们唯一的宝贝女儿身上。所以,这个插曲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我这一辈子也没有想到。仅仅在两年之后,当那位少年在我面前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我的内心竟然无法控制,完全冲破一切阻拦,只想和他在一起,我想这就是青春吧……      二   这位少年叫做凌枫。那一年,他也十七岁。第一次让我注意到他的是名字,原来还有人姓凌的。看了他的学生档案我竟然忍不住在他的那张二寸照片上多停顿了两眼,没想到这个叫凌枫的男生长得还不错嘛。   十七岁的我和大多数女生一样,偶尔也犯点花痴。对于长得有些帅气的男生都会忍不住讨论两句。十七岁,我高二,他也高二,我在十四班,他也在十四班。   最让我惊讶的是,这个叫做凌枫的青年座位在我前面。没办法,就是这样的机缘巧合,或许老天注定我们两个在彼此的岁月中留下一道独一无二的风景吧……   我每天都会看到那一张清秀的脸庞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在我前方三十厘米的地方停下。我承认,每次他来的时候,我是克服自己不要看他的,但是这眼睛就是不争气地往上飘……   凌枫这个人,很爱笑,也很容易相处,与身边人的关系处得非常好。当然,也包括我。   “史雅涵,哎呦,你这个名字还真的挺有诗意的。”我仍然记得他对我说过的话,这句话,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   依旧是那令人温暖的笑容。“谢谢。”作为也算出生在书香世家的我礼貌地回应道。   挺有诗意吗?我父母也是这么觉得,可是我倒是觉得一般。不过,这被人叫了十几年了也就习惯了,名字嘛,不就是被别人用来称呼的吗?   有诗意,这个人是除了我父母以外第一个再这样肯定我名字的人。   凌枫这个人,有时候老实,有时候又不老实,但是他总是时不时地蹦出点笑话出来。   “史雅涵,我问你,这人左一根头发,右一根头发,上一根头发,下一根头发。问,究竟有多少跟?”他第一次给我出这脑筋急转弯。   “四根!”我想都没想,毫不犹豫地说道。   “哈哈,错了,揪净了哪里还有头发。”他摆着鬼脸,哈哈大笑。   旁边的同学也哈哈大笑。   原来是这个“揪净”,不是那个“究竟”。这个人,还真的挺有趣,是的,我当时只是觉得他很有趣。   高二的时候,我们学校举办了一次篮球比赛。当发现凌枫报名的时候,我觉得他整个人在我心里又多了崇高的地位。原来,这么乐观讨人喜欢的男生,竟然还会打篮球。   等等,什么讨人喜欢,他讨谁喜欢,反正不是我,我不会喜欢他的……   几天之后,比赛如期进行,穿上一身白色球衣的他,差点让我认不出来,我承认,穿上球衣的他更加帅气,也更加让我多看了几眼,或许不止是几眼,而是整场比赛我都在注意他……   那场比赛,我们竟然赢了,我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集体荣誉感和自豪感。当然,凌枫这个人功不可没嘛。作为班长的我,立刻给他买了一瓶冷饮。可是,他的身边早已经围上了很多女孩,他的身边女孩这么多,我又算哪一个呢?你们说,这种感觉是吃醋吗?   我有点生他的气,他身边围着这么多的女生,都不注意就在他座位后的我!   后来,高二要文理分班,我的压力很大。父母对我时时刻刻地教诲,或许我父母都是老师,比普通家长对自己的孩子期望更大。我每天都要熬夜加班学习,身子骨感觉虚弱得很,在一个晚自习,我竟然晕倒在班里。   我感觉,我的身子被人抱了起来,隐隐约约地看到很熟悉的青年紧张而又着急的面孔,抱我的这个人是凌枫吗?   再次醒过来,是两个小时以后,我躺在学校的医务室中。面前是那位青年,他给我削了一个苹果。   哎,我感觉我比那些女生幸福多了,因为我可以吃到他为我削的苹果。   我傻笑着,他问我为什么笑,我也不知道,是啊,我为什么笑?仅仅是一个苹果?这可不是普通的苹果,是凌枫亲手削的呢。   晕倒的消息,我并没有告诉我父母,后来的几天,我的身边都是他陪着我,那一段时光他只给我讲笑话,只和我聊天,空闲的时间只陪着我……天啊,我感觉人生顿时充满了光彩,凌枫只属于我一个人……   不得不说,每天有个爱笑的青年陪伴,我感觉我的压力减轻了不少。   我们有说有笑,每天在操场见面,他打篮球,我拿着数学课本,但是哪有什么鬼心思看课本,眼睛全都看向了那个少年。      三   高二暑假,选择理科的我每天面对的只有那堆积如山的课本和试题。   九年前的十二月二十四号,是我很重要的一天。那天,我感觉我的窗户边上飞过了几个雪球,我一看,原来是凌天,天啊,这个人怎么知道我的家的?我并不在意这些,我感觉我的开心果要来了,我急急忙忙地想摆脱这一堆东西和他见上一面。   我跑了出来,望着这个已经冻得有点发抖的男生。“生,生日快乐!”说完他有点害羞地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相册。   上面全是我的照片,我都不知道他怎么会有我这么多的照片。这个家伙敢偷拍我,不过我没有生气,因为连我都忘记了今天竟然是我的生日。而且,我敢说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从他家到我家得有十几里路程,外面的雪花还在飘着,风还在吹着,我不明白是什么动力让他跑这么远给我送礼物。   “不冷吗?”我问他。   “不冷。”他还是微笑地说道。真是个笨蛋,我明明看他冻得只打哆嗦,不冷才怪。   “雅涵?今年我们,我们一起跨年吧……”他低着头对我说道,我一脸奇怪地望着这位开朗乐观、善于交流的男生,他今天怎么这么害羞,说话都结巴了起来。   我问他害羞什么,他一个劲地说,太冷了,是冻的,可是真是奇怪,刚刚他还说不冷呢。   一起跨年,这是邀请吗?和自己喜欢的男生一起跨年我是十分高兴的,是的,这个时候我从心里已经承认,我喜欢眼前的这个叫做枫的男生……   我点头答应他,依稀记得他高兴得像个孩子,真是的,我还蛮期待和他一起跨年的。   二零零九的跨年夜,我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没有华丽的语言和鲜花,只有万千的星辰和烟火,以及那个少年。没有童话里的情节,但是这些对我来说就是童话。   “雅涵,以后每个跨年夜我都陪你过,好不好?”   我问他为什么,其实我心里或许已经猜到答案了,但是对于我来说,还是愿意听到他亲口告诉我。因为,那样我会觉得很幸福的。   最后,他终于说出了“我喜欢你”四个字,我感觉我要发疯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同样是我喜欢你四个字,怎么这个男生说出了,就这么打动我的心!我心里清楚得很,我答应下来,日后一定会受到我父母的严惩,但是我心里的答案就是那样,所以我答应了他……   高三的生活比高二还要枯燥,我身上的学习压力更加沉重,每天从学校回去还要面对父母额外的作业,我感觉我要抑郁了。   我拉着凌枫,让他带我走。让他带我出去疯一把,无论做什么,我真的很想痛痛快快底放松一场,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抑郁的……   他一直对我的要求百依百顺,这次也是磨不过我,靠着难得的双休,他带我做了我从未做过的事。   我们一起,坐旋转木马,一起坐过山车,一起讨论着对我们美好未来的向往,他抚摸着我的头,我静静地靠在他的肩膀,望着夕阳……   多么美好的画面,多么幸福的情侣啊,我自己都羡慕我了。   我相信,我们的未来一定很美好的,他许给我了给多的承诺,而我,选择了相信,我相信他,我也相信我们。   这或许就是青春里最美好而又最青涩的爱恋。   爱恋,不一定要牵手,但曾经爱恋了,就不能回避,那是爱的启蒙,更是种下了爱的种子,没有发芽,不一定就是不好,没有在一起不是曾经没有爱,而是选择以后,要呵护纯洁的爱,感激的心,依然,依然要给曾经的爱。 武汉中医羊角风医院哪里好郑州效果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在哪银川看癫痫病哪家正规湖北癫痫比较强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