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愿逐月华到彼岸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作素材
摘要:你定会是一个情感丰富,文彩飞扬的男人,就像进入我梦乡时那样,风度翩翩地来,风度翩翩地去,浑身散发着诗意的浪漫。如果远离了政治漩涡,我愿坐在世纪长河的岸边静静地等你,哪怕从地老等到天荒。    如果远离了政治漩涡,你定会是一个情感丰富,文彩飞扬的男人,就像进入我梦乡时那样,风度翩翩地来,风度翩翩地去,浑身散发着诗意的浪漫。   我愿坐在世纪长河的岸边静静地等你,哪怕从地老等到天荒。看你一蓬乌发飘曳随风,一袭白衫洁若浮云,用深情的吟哦激起惊涛拍岸,引得鸥鹭流涟,噎声起伏。我会把捡拾成堆的五彩珠贝置于突兀的礁岩之上,任你一颗颗捻于指尖,为其赋予诗意的灵性,再以抛物线的弧度还给大海,相信,那一次次的潮起潮落,定会携着你的诗意滚滚而来。   人生总会有太多意想不到的磨难,就像你少小时必须挑起家庭重担一样。当云开月朗时,那些磨难便如淘金人筛中的一粒粒金沙,填满你心灵的每个角落,进而闪亮成诗的灵性和语言。你便凭着这灵性,如情歌王子般吟咏着爱的乐章,一路向我走来。你把一切的不如意,一切啄食灵魂的思念都变成了隽永的慨叹,我便随着这慨叹望尽千年风尘,牵着你的衣袂,和你一起流连。   知你人生有太多的离别,那离别甚于啃噬心灵的蛀虫,时时令你心痛。我更相信那心痛便是你诗意的根基,那些食你血肉的小虫,早已被你育成了一只只破茧而出的蝴蝶,在岁月的天空中翩然舞动。   或许你的生命中真的出现过柳枝、荷花、宋华阳,但是那些温情的过往一点儿不影响你人生的色彩。如果心底无爱,怎么会有那么多爱的吟咏,如果没有爱的吟咏,哪会有千年之后的你,依然鲜活在岁月长河的岸边,携一缕星光斑斓,叹长河浩渺月缺月圆。   折一枝碧柳,于明月下拂柳远眺,你便在星辉月影里轻轻走来,低吟着一曲滴血的恋歌:   楼上黄昏欲望休,玉梯横绝月如钩。   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   芭蕉心,丁香结,谁人解得愁滋味。玉梯横绝,月宫独上,你的思绪就在这夜色阑珊里将嫦娥的心思尽揽笔端,怎个愁字了得。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陌上花开,春风如织,我的目光一直隔着千年相思追随着你。赏你那一身书生意气,柔弱里透着刚正不阿,任党争的漩涡浊流四溢,仍保持着洁身自好的崇高品德。你把人格精心守护在圣贤的神龛里,让它盛开成一朵不染淤泥的青莲。你那一身文人的墨香如寒梅般时时涌着暗香,让我如瘾君子般嗅着那缕清新,小心描摹,把一个个汉字绣成盛开的花朵,让墨彩流淌成馨香之河。   你孤独地行走在远离长安的路上,看尽岁月韶华,抖落一身风尘。在凄风苦雨里轻吟,把离愁叹成一首熠熠生辉的情歌。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磨难、波折,怎抵挡得住你横溢的才华和对生活的激情似火?是金子总会发光,即使蒙尘于一时,必将闪光于万世。你继承了李白的衣钵,使“小李杜”的组合名垂千古,你称雄于“温李”名下,把十六体的三人行写成铿锵赞歌。   我看见了你闪光背后的柔弱。当柔柔的春风拂过你的脸庞,耀眼的春花点染了你的长衫时,你却掏尽一腔离愁,将相思点燃成灰,洒向踽踽独行的长路,于是碧草在你的身后长成了连天青翠,渐行渐远中,把思念带向一座座心城。人生尽有太多的无奈,即使韩掾、即使魏王又能奈命运何?于是你便饮鸩成歌,啼血为诗。   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   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   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一丝淡淡的离愁在你的眉宇下洇成两泓秋水,迷茫间溢出满满的无奈。我便觉一盏相思润痛了我的喉咙,顺着那无力的东风眺向遥远的天边,你就在落花成泥中向蓬山放飞了满满的期待: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蓬山,那遥远的仙乡之路,你为谁振翅了一只青鸟,伴荷花渡过忘川?送王氏魂向他乡?我似闻得那青鸟在忘川无波的水面上凄苦地鸣叫,泣泪成河,啼血成歌,为你编织着今生来世殷殷的情结。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多少情爱都在这追忆中开成血红的曼珠沙华。没有叶子相衬,红红的花朵耗尽了一世芳华,用血色将前生来世紧紧连接。我便站在今生的渡口,为你放一只青竹做成的小船,载着满满的相思划向映着你倒影的岸边。我愿以“优美纯洁”为你倾心诠释彼岸花语,然后虔诚地把紧紧扣着的胸襟撩起,把满腔的悲情育成一只只白色的蝴蝶,让它们随着天堂花盛开,怒放向天涯。   此情可待成追忆……四十六岁的你,以相思穷尽一生,却把相思变成了世代吟咏,无穷无尽。就在这一弦一柱的鸣响间,我向你投去深深的一瞥,于刻骨铭心中看你渐行渐远,身后留下柔柔的哀叹:唉!只是……惘然……   郑州市都有哪些有名的癫痫医院北京那个医院能治癫痫病吗丙戊酸钠治疗小儿癫痫效果怎么样伊春癫痫病医院哪个较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