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木马】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心情随笔
直到他遇上刚子,一成不变的日子才有点冰释;在蕾蕾的心中,一切都成了冰,冻结了,慢慢融化几乎不可能。   刚子是位医生,还是一位环保志愿者和爱心人士、铁杆驴友。蕾蕾长期不出门,这样下去,母亲害怕她脑子得病,就领她去医院看病,她死活不可。没有在医院遇到刚子,倒是母亲领着她去个一群流浪狗捐款的时候,她遇到了刚子,刚子作为爱心人士,也参与了捐粮捐款活动。   看着一个个被饥饿和寒冷,特别是被主人狠心抛弃的流浪狗,蕾蕾忽然感到了自己也像是城市里被抛弃的流浪狗,虽然衣食无忧,形同走肉,没有爱的生活,跟死有何不同。想着想着,她流泪了,稀里哗啦。   这时,有人给她递来了一方手帕,上面有刺绣的小花,还有男人的汗味,她不忍心用,怕眼泪打湿绣着的花。   这个男人就是刚子,有点绅士,还有点小洁癖。   母亲给她几张香水味道很浓的纸巾,蕾蕾扔了。任凭泪水横流。   看似柔弱,其实蕾蕾是很“女汉子”的,她身材苗条、五官精致,在师范大学,追求她的各种花样男子很多,土豪也罢,学霸也罢,有志之士也罢,满腹经纶也罢,都不能让她心动。她偏偏自己看上了其貌不扬走在人群能空气一样消失的同学孙子平,这个孙志平,跟名字一样,平平淡淡,自卑加自傲,清爽的眉骨间暗藏着对漂亮女生的不屑,一下了让蕾蕾有了好奇感和征服欲,在各种办法用尽,任然无法拿下的情况下,蕾蕾竟然当着同学的面,穿着精美的旗袍佯装摔倒扑倒在孙子平的怀里,紧紧的搂着,让孙子平满脸通红,两双大手无处安放。   求收养,求被爱,自愿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就这样不被闺蜜们不看好的欢喜冤家,蕾蕾发现了孙子平的好,这个小同学虽然不善言辞,但做事一丝不苟,连接吻都讲究尺度,拿捏得非常准确,火候也把握得不愠不火,这样的男人家里不是祖传木匠就是铁匠了。呵呵,这是老娘蕾蕾猜的。她还是猜对了,孙子平就是木匠的后代,祖传打古木家具,手工制作,闻名一方。   直到现在,蕾蕾还在家里最秘密的地方珍藏着孙子平为她雕刻的“吸血鬼骑士”,谁也不知道。   我的地盘我做主。正当蕾蕾为自己的主动追爱骄傲的时候,大四那年,在大家为工作忙碌看不到未来的时候,蕾蕾和孙子平依然在现实中不停地追逐着小小的浪漫,贪婪地挽留着大学美丽的最后时光,享受着温馨的校园生活,如同雨后的花蕾娇艳欲滴楚楚动人。他们俩商量着团结起来去奋斗,去私奔、去抵御没房没车没工作的外来压力!   可就是,孙子平回了一趟家,再也没有回来。   陈世美、狠心汉!无论蕾蕾再怎么骂,就是不见了孙子平,他消失的无影无踪,从这个青春、美丽的世界里。蕾蕾什么心思也没有,她在报纸电台登过寻人启事,发疯一样去找这个负心的男人,甚至拐弯抹角去了孙子平的老家,原来孙子平家因为一场莫名的大火烧掉了一切,有人说,见过孙子平,去南山隐居了,有人说出家了,也有人说死了。   蕾蕾病怏怏的,小心脏受不了。家里给她联系了去国外上学休养,她发狠这一辈子找不到孙子平哪也不去,甚至要绝食自杀,家里只好由着她了。   她家离寒窑不远,从阳台就能望见,塬上的荠荠菜听说没了,苦手十八年的王宝钏也没了,降服红鬃烈马的英雄好汉薛平贵也没了,年轻貌美的西凉公主也没了。   她每天站在阳台,看着窗外凝固的一切,一切都定格了。   认识刚子后,刚子领着她去野外登山,去敬老院看孤寡老人,蕾蕾尘封了三年的心被山里的一草一木感动着,被老人仍然热爱生活的精神感动着,被刚子感动着。   三年了,孙子平即使死了,她也为爱殉葬三年,守节三年了。蕾蕾知道,她无法去爱一个人了,刚子爱他的。自己喜欢的已经过去了,喜欢自己的苦苦在等待。   在母亲的建议和说服下,蕾蕾出门找了一家幼儿园,当起了幼教老师很受孩子欢迎,和刚子结婚了,当爱情一天天变成感恩、亲情,蕾蕾觉得是可耻的;爱情是伟大,如果爱情变成亲情,两个有着亲情一样的人睡在一起是不道德的,甚至是乱伦的,尽管没有十全十美的爱情。所以,她坚持不要孩子。   日子和沙漏一样悄悄的流过,岁月无情,蕾蕾甚至忘记了生活的模样,一切的一切,被按部就班的工作消解了。有时候她想,男人有钱找小姐包二奶搞情人,自己有机会,找他“一百零八将”男人,给姐们翻翻身、解解气!   消失多年的孙子平最终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还是找到了蕾蕾,蕾蕾恨不得拿刀子杀了这个男人,但身子一软犹如当年追求孙子平一样,穿着精美的旗袍倒在他的怀里!   已经看不出孙子平眉骨间的傲骨,半边脸被火烧毁,没有两个耳朵,平静的和一个泥塑木雕的一样。原来,因为救火,孙子平被火烧成了这个惨状,她无颜再见蕾蕾,去了南山隐居,过着简朴、清贫的日子。这次他来,请蕾蕾帮忙,为她的妻子治病;这位所谓的妻子早孙子平几年隐居修行,是他遁入南山后在被火烧的日子里耐心伺候,最终两个人因缘结伴修行,不想,她有先天性心脏病,即使在没有雾霾的南山,空气清新也不能治疗她的病,随着年老越来越严重。   蕾蕾二话没说,给刚子打了电话,直接去他的医院治疗。经过专家会诊,立即手术。经过七天七夜的治疗,蕾蕾陪着孙子平日日夜夜没有合眼,最后孙子平的妻子还是远离人间漫漫苦海,驾鹤西游。   孙子平抱着妻子的骨灰盒要埋在南山,然后准备自己四海漂游,隐到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去。   蕾蕾的爱情又似烈火被烧了起来,她要和刚子离婚,和孙子平结婚。   订好房间,她约来了孙子平,说明了心意。不想孙子平说了一句:“‘菩提本无数,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你我缘分已尽,我尘心已死,请你多保重吧!”然后离身,头也不回,蕾蕾追了出去,刚子在门前抱住了她。   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孙子平消失在滚滚红尘中。   癫痫疾病的危害有哪些哈尔滨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呢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专业拉莫三嗪可以治好癫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