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山水】恋爱中的女孩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西部文学
无破坏:无 阅读:1530发表时间:2015-09-16 20:35:25    女孩是通城人,她聪明漂亮,活泼大方,不管见谁,先呈现出来的是她一张甜甜的笑脸,那笑容满面春风似的拂人,值得每一个人都喜爱。她第一次谈恋爱的时候,正读初二,刚十五岁。   那年,学校正在改建,除初三的学生住宿外,初一初二的所有学生,都没有安排晚读,也没有安排住宿,这对一所乡下的中学来说,可就苦了她们,她家离学校四公里,步行来校得一小时,夏季还可以,到了冬季,日短夜长,早上不得不摸黑来校,下午不得不摸黑回家,这对一个女孩来说,步行那么远中间还经过很多的坟地,父母在外打工,早上没人送她,不能不有点心惊胆战。所以,有的学生邀约一起在学校的周边租了一间房住宿,除了吃饭外,下课以后,便在出租房中待着,有的便每晚出去上上网,这样一来,很多的学生便与社会上的青年有了来往,十五岁,梦一样的年华,能懂什么?和男青年打交道不过就是好玩罢了。所以,她的男朋友便是这一时间喜欢上的。   男朋友十八岁,正在跟人学开车。那时,她还没有租房,与男朋友上过几次网,被男朋友的几句“你真的好漂亮啊,你是我最喜欢的女孩。”她一个少女,还从没有人对她说过如此动人的话,不由被这几句打动的芳心大发,觉得自己爱上他了,便一门心思,都在男朋友的身上,朋友的家正好在回家的路边,她每次放学,都要到他家去玩一下,不见见他便是失魂落魄、落落寡欢的样子,有时玩晚了,走不了了,便叫男朋友用摩托送她,早上又叫男朋友来接她,她坐在男朋友的车上,抱着他,依偎在他的背上,感到无限的幸福,有一次男朋友想留她,她居然没有拒绝,便就待在他家,男孩的父母也不在家,只有一个爷爷在家,爷爷见女孩留下,便满心欢喜的去做饭去了,把家中的腊肉拿来,满满的煮了一盘,让留守在家很难吃到腊肉的她吃了个高高兴兴,到了晚上,二人有谈不完的话,什么话谈起来都喜欢,连放个屁两人也能笑闹一番,说谁谁谁放屁特响,谁谁谁放屁特臭,谁谁谁放屁那个丝丝缕缕的叫声像唱歌一样,到了夜深,谈累了,两人便歪在床上,虽没脱衣服,但毕竟是歪在一个被子里,男孩有需求,女孩可以让他亲让他抱,在海誓山盟中,男孩的手甚至伸手入女孩的怀,但再要进一步,女孩的衣服却是怎么也不让脱了。时间一久,在快要放寒假前的那段时期,父母也快要回来过年了,为了珍惜在一起的二人时光,那几晚她几乎每晚都要待在男朋友家,那一晚在男朋友的恳求下,衣服被他剥了个精光,她也在等待着那美妙的一刻,但初次的疼痛,却是那样的强烈,她大叫一声,不由得一脚把男朋友连同被子踹到了床下,这一晚,她穿上衣服再也不让她碰了。   但第二天下课后,她还是高高兴兴的来到她家,到了晚上,依然经不住男孩的恳求,这一晚,她最珍贵的留守了十五年的宝贵的东西,也奉献给了男朋友。放寒假后,天正好下大雪,父母也已回家来了,家中也不允许她无缘无故的出去,家中虽有坐机,但父母在家,她那一腔相思怎么敢用那台电话去倾诉呢?她对男朋友的思恋不由的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无法忍受。   一天,她突然跪在一个朋友面前,说:“求求你,把手机借我用几天。”那朋友看着跪在脚边泪眼双流的她,问:“你要手机干什么?”她说:“我太想他,我都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了。”那朋友说:“可你还在念书啊,小姑娘一个,你爸妈知道的话你怎么办?”她说:“念屁子的书,学校改建,一、二年级寄不了宿,早上天黑去,晚上天黑回,人家都有人送,可我一个人走到半路就怕鬼,怕的不敢去不敢回,不学坏才怪。”那朋友说:“可我不能害了你呀。”她说:“你不害我,我也已经学坏了,不过是混个初中罢了,谁怪你呢?”那朋友见此,只好长叹一声,把手机递与她,说:“为情,有此千古一拜,真服你了。”   但翌年没过多久,那男孩子的其它绯闻露馅后,她的爱情也终止了。那朋友问她:“你千古一拜呢,就只值这几个月么?”她说:“玩玩罢咧,那时候冬天短,上学两头黑,一个人在家,只不过好玩,找个朋友壮壮胆,能学好才怪。”   进入初三,因在学校寄宿,老师也管的紧,学生们倒都本分了起来,安心的学习去了。初中毕业后,连高中都没考上的她,那年下年便在镇上找了点事做。不久,她在网上又聊上了一个网友。这一年,她十六岁,网友二十二岁,她们天天聊,天天接视频,天天只拣好的说,越说越开心,越说越上心,对方就像是一癫痫发作应该如何急救?个美丽的开心果一般,两人相见只恨太晚,一天不聊,茶饭无味,相思成灾,聊了一个多月后,正好是正月,她便邀约几个朋友去温州打工。父母不放心,便请了一个去温州的熟人,嘱咐他一定要武汉有能治羊癫疯的医院吗把她带到温州,一定要把她送进厂,熟人直到帮她找了个厂,安排她进了厂为止,才离开。   但不到三天,她出厂与正在温州打工的网友,双双返回了网友的老家——温泉。家中知道后,父母气疯了,不管左说右说,被冲晕了头的她,简直泼水不进,气得父母没法,只好先顺从她,骗她把朋友带回姨妈的家看看,行的话,再订个婚。她这才高兴的把男网友带回了姨妈的家。一到姨妈家,姨妈第二天一早便把男孩打发走了。她气的在家没待一个星期,在一个晚上的十二点,提着一双布拖鞋赤着脚轻轻的走过父母的房前,什么都没拿,偷偷的走出家门,在寂黑的夜晚,风高月黑,趿拉着那双布拖鞋,路过那个让她胆战心惊的坟地,一个人匆匆的往小镇上而去,然后直奔县城。   待父母早上起来,天也才蒙蒙亮,只见房门大开,哪里还有她的踪影?他们匆匆的租上一摩托赶到小镇开往县城的第一趟车,在县城的车站找了半天,也不见她的踪影。   晚上,她打回电话,气嘟嘟的说:“不要管我了,我看到你在车站找我,我已在男朋友家,你再也骗不回我了。”说完,便把电话叮地一声挂了。   父母不由气傻了眼。   一个多月后,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她借口打工,也没脸回家,一人直接往福建而去。至今,再也没和那网友北京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联系。那朋友问起她时,她说:“人太单纯了,一个人在家几年,不就是不懂事,只知道好玩,好的学不了,坏的一粘就上,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俩早都分手了,还问那么多干嘛?”   共 237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