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刘黑子的人生三部曲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外国文学

   一
   刘黑子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家里排行老二,他父母命好,接连生了五个儿子,这在杆子村也不算啥,有的家里兄妹成十个的也有,可问题是那个年代缺衣少食,养活大实在不容易了。
   刘黑子兄弟五人犹如贫瘠土地上的树苗,吸收不到养料,就把自己的根系使劲往外延伸着,就这样艰难地长起来了。刘黑子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了,还穿着补丁摞补丁的裤子,人瘦得两腮都凸了出来,脸色蜡黄。黑子的父母看着五个儿子齐刷刷地围坐在饭桌前,狼吞虎咽吃着饭,心里犯了愁,这媳妇到哪里找去?不要说没钱,就是找个媳妇也没地方当洞房。
   刘黑子有一个远房亲戚住在泉子沟,很少来往的他突然有一天来家里借粮食,刘黑子一听借粮食,抢先对亲戚笑眯眯地说:“借粮食我家没有,借人我家倒是有五个,你看看我哥几个,要谁谁去,只要能吃饱。”黑子父母在一旁瞪了瞪他,示意他不要说了。
   亲戚并没有生气,笑着说:“哎,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能借的都借遍了,我想你们杆子村人口少土地多,粮食能充足些,谁知我来一看,你家和我家一样困难。不过你说起借人了,我邻居倒是有个女子,就是有点憨,家里情况可比咱们好多了,不知道你们弟兄几个谁愿意倒插门,他们家人一直为女儿的婚事着急呢!”
   “我去,不就是养活个老丈人吗?我们这杆子村迟早都要成了个光棍村!”刘黑子自告奋勇,这让亲戚和父母很是吃惊,那个年代,像刘黑子这样言行的人着实不多。
   亲戚回去跟邻居李有才一说,他很上心,要让刘黑子来家一趟,他好好给女儿参谋一下。女儿脑子有点笨,不找个老实点的男人,他死了也不安心。亲戚就给刘黑子家捎了个话,让他来一趟。刘黑子从地里回来,一听说是相对象,就掸了掸身上的土,换了件干净的衣服,饭也没吃拿了个馒头就去了。
   李有才见刘黑子长得很精神,中等个儿,笑眯眯的,就是单薄了些,不过当时哪有胖子呀,都吃不饱,因此感觉还不错。
   刘黑子瞅了瞅站在李有才后面的姑娘黑女,长得瘦弱弱的,不过脸面白净净的。她一个劲揉捏着自己的长辫子,还不时抬起头,瞟他一眼,头又一低,嘿嘿一笑。这时,李有才的老婆王翠花走了进来,拉着女儿就往外走,女儿噘着嘴嘟囔着:“我不去,我不去,你光知道让干活,人家不想干活,就想待在我大跟前!”王翠花很是瘦小,女儿猛地一甩手,把她拽得失去了平衡,扑通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她的脸顿时红到了脖子上。刘黑子刚展开的笑容,意识到很不合适,立即收敛了,快步上前扶起了王翠花,羞愧难当的王翠花瞪了一眼黑女,土也没掸就出去了。黑女吐吐舌头,捂着嘴笑起来,李有才看了看女儿,也没说什么。
   刘黑子扫视了一下这一家人,一看就是李有才主持家务,王翠花是个弱女人,看看李黑女那个样子,就知道是个瓜女子,他寻思着自己倒插门了,也不会受啥气。人常说:“女人当家驴推磨”,这男人当家是非少,就是和这瓜女子过一辈子,心里不是个滋味。刘黑子想起了他二大,打光棍多半辈子了,被子烂得碗大的窟窿,棉花都出来了。他让他妈给洗一洗缝一缝,她妈说被子脏得看着都恶心,坚决不同意,他也就算了。他家里穷,哥几个总不能都打光棍吧,赖好有个媳妇就有个家。
   刘黑子走后,李有才和老婆开了个家庭会议。
   李有才用右手在头上来回挠了几下,慢悠悠地对老婆说:“刘黑子这娃看起来还不错,只是有一点流里流气的,你看出来了吗?”
   王翠花一边纳着鞋底一边说:“我看还差不多,咱黑女就是这样一个娃,找个太精灵的,以后还不是咱娃跟着挨打受可怜。”
   李有才叹息了一声说:“也是,不过我觉得还是打听一下好,这娃看起本分精神,就是流里流气的,看着有些不正经,你看他那笑眯眯的样子。”
   王翠花停下手里的活,瞅了瞅女儿,说:“我没看见,黑女今儿把我的脸丢尽了!”
   黑女听了母亲的话不高兴了:“妈,你光叫我干活,可我不想干活,我就想睡大觉。”说完嘿嘿一笑,拿着个烤熟的红薯上了炕,钻到被窝里吃了起来。
   “哎,你个瓜……”王翠花看着黑女吃得津津有味,就没再说什么。
   农活忙完,李有才装了一盒纸烟,去了杆子村,正好在村口看见一个拾粪的老汉,他走上前去搭话:“这位大哥,农郑州治癫痫哪家医院比较好活忙完了,你还不歇着?”说完递了一根烟。
   “歇啥?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入冬了,拾些粪,明年自留地种玉米正好用上。”
   “也是。大哥,我给你打听个人,你村里有个叫刘黑子的,你知道不?”
   “知道,刘黑子弟兄五个,一个都没娶媳妇,你看我这杆子村,现在娶个媳妇艰难得很,关键是我们这儿太穷,又地形不好。哎,你问刘黑子干啥?”老汉点燃纸烟,问了一句。
   “大哥,我有个亲戚,只有一个女儿,想招个女婿,让我打听一下刘黑子,这娶媳妇嫁女都一样,要好好思量下,娃的婚姻是个大事。”
   “你说的对,刘黑子这娃可以,只是他大不太正经,老往婆娘堆里跑,不过娃可以,一个个自小没啥吃,跟着父母上山砍柴,下河捞鱼,都很勤快。刘黑子这娃是弟兄五个中最灵光的,人也活泛,你能给说成也是个好事,这人常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嘛!”
   “哦,这娃没啥病吧?他大他妈的脑子都正常吧?”
   “好着哩,就是他妈话多嘴烂,爱骂人,不过人好,比他大强,他大作风不太好。”老汉说着向四周看了看,毕竟背地里揭人短是容易招来谩骂的。
   李有才听了,别了拾粪老汉,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女儿的婚事着实让他难以决断。人常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刘黑子有一个作风不好的大,有一个爱嚼舌头的妈,儿子也不会好到哪儿。女儿黑女智力有问题,他早先想再生一两个孩子,老婆肚子又不争气,愣是没再大起来,所以黑女自小被他俩娇惯着,二十多岁的人了,还不会做饭,洗衣服也洗不干净,这样一个“宝贝疙瘩子”,能找个咋样的女婿呢?李有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面对着莽莽的大山,真想大哭一场。人强命不强不行,命强人不强也不行,这世道没有啥是完美的。
   “你打听得咋样?”王翠花迎到门口,悄悄问了句。
   “能咋样,他大作风不好,她妈是个嚼舌根子的。”
   “啊?那你的意思是你说不行?”王翠花心似乎也凉了半截。
   就这样一直拖着,刘黑子的亲戚催了几次,李有才总是没给个确定的信儿。
   这年年关,刘黑子的亲戚催促说:“李哥,我亲戚穷是穷了点,可五个娃个个都勤快,刘黑子到了咱家,里里外外的活保准干得井井有条,你和嫂子就等着享福抱孙子,这不是好事吗?再说咱也要结合咱娃的情况来选择,是不是?你看黑女都眼看二十三了,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天经地义。趁你们年轻,黑女有了孩哈尔滨哪里有治好癫痫病的专业医院子,你们能帮着管孩子,孩子大了,即使刘黑子对黑女不好,娃都不答应的,你说呢,李哥。”
   经这一劝说,蹲在靠背椅子上的李有才终于发话了:“那你给刘黑子父母说说,叫找个人来提亲。”
   没有几天,刘黑子自己找了个媒人来提亲了,倒插门,李有才没要啥彩礼,只让刘黑子给黑女买两身新衣服就行了。
   起初刘黑子的母亲哈尔滨癫痫病人的症状一听说给儿子找了个瓜女子,张口就骂他的这位亲戚:“你门缝里看人,我儿子不瓜也不瓷,你就给找了个连饭都不会做的瓜子,还是倒插门。”
   “你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女娃瓜点还可靠。眼看咱儿子一个个都要打光棍了,黑子好不容易找了个,也不要彩礼,再说那娃也不是瓜得不知羞丑,连个衣服也不穿,就是被她大她妈惯得不像样子了,以后教教不是就会做饭了?你当初还不是不会做饭。”刘黑子的父亲站在窑洞门口,对着老婆说起来。
   “那以后生个瓜子娃咋办?”
   “人常说,一辈瓜来一辈灵,到下一代自然都是聪明娃,这你就放心。娃的婚事不能再耽搁了,要不以后娶不到媳妇都会怨你的,咱家不说要彩礼了,买几身衣服都够呛!”
   “反正黑子你想好,以后别怪妈。”
   “妈,我不怪你,赶紧给大哥寻个媳妇,你看我二大,没老婆,一天穿得脏兮兮的,回去锅底子的灰都是冰冷的。”刘黑子依旧笑眯眯的。
   “黑子,你要清楚,黑女啥也不会干,将来没她大她妈了,你还不是和你二大一样,忙里忙外的,你究竟图个啥?”
   “慢慢教,慢慢来,谁叫咱没钱住在这山洼里。”刘黑子抓耳挠腮,似乎铁了心要和黑女过日子了。
   “只要你不后悔,我就没意见。”当父母的谁不疼自己的孩子,刘黑子的母亲抹着眼泪出去了。
  
   二
   正月初八是个好日子,刘黑子带着个大红花,穿了一身新衣服,进了李有才家。李有才养了一头猪,过年没杀,专门到初六杀了猪,把自己种的白萝卜从土里挖出来,刘黑子的亲戚就是厨子。结婚那天,每桌子都是六大碗,猪油飘了一层,左邻右舍亲戚朋友吃得头上冒汗,嘴上流油。到了黄昏时刻,客人散了,刘黑子收拾完东西,回到了为自己收拾的窑洞,倒在热乎乎的炕上,一挨枕头就睡着了。
   黑女在母亲的窑洞里,任凭母亲怎么规劝,就是不去自己的洞房。新婚之夜,女儿怎么能和自己睡呢?没办法,王翠花来找刘黑子,让女婿劝劝,看见刘黑子睡着了,也没好意思叫,折返回来继续劝黑女。
   “你让过去睡也行,那以后别叫我做饭洗衣服。”黑女对母亲说。
   “行,你快去睡觉吧,黑子都睡了。”王翠花把女儿送了过去,自己也困得不行了,就脱鞋上了炕。
   黑女看见刘黑子睡在自己的炕上,她也没敢叫,毕竟一个男人躺在那儿,这种变化让她很不自在。她上了炕爬到了里面,和往常一样三两下脱了精光,钻进被窝睡了。
   刘黑子一觉醒了尿急出去方便了下,回来往被窝里一钻,摸到了软绵绵的一堆肉,先是一惊,接着心里一喜,就爬了上去……
   上帝造人就是奇怪,这男人和女人一旦走在了一起,那就相互吸引了,当然时间久了,有些就心生厌倦了,相互排斥了。黑女自那夜之后,天天盼着天黑,天天乖乖地跟着刘黑子,很听刘黑子的话。
   刘黑子有了新家,白天的伙食比以前好多了,晚上也不寂寞了,有了黑女的陪伴,他觉得生活很幸福。
   刘黑子满怀着喜悦开始和泉子沟的乡亲们在山坡上劳作着,种早玉米的地耕了一遍,平整好了。队长又开始安排社员锄麦田里的杂草,没几天,这些活干完了。刘黑子本打算跟着村里的张匠人去外村给别人箍窑挣点钱,可是黑女死活不让去,他只好待在家里,白天上山割些荆条,晚上编荆条笼。镇上逢集,他就挑着笼去卖,黑女也跟着,卖了筐子,他给黑女买些好吃的,自然也给家里买些零用品,一家人日子过得很算温馨。
   日子就像流水一样过去了,黑女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刘黑子要当父亲了,他高兴得走起路来都跟风似的,村里人见了都说:“黑子,日子要慢慢过,你小子这哪是走路,简直是跑呀!”刘黑子只是一笑,也不多言语。
   黑女生了个胖小子,一家人高兴得围着宝贝蛋李江转圈圈。
   年轻人总是激情涌动,李江还不到三个月,黑女又怀上了。
   第二年,黑女生了个女儿,起名叫刘荷,刘黑子的三个弟弟媳妇还没着落,他却儿女双全,把弟兄几个眼红得直掉眼泪,谁让他们没眼力,当初听说黑女脑子不够用,都不屑一顾,黑女虽脑子不太够用,但是肚子管用,两年时间就生了两个孩子。
   王翠花领着女儿去县医院做了绝育手术,照女儿这样生下去,王翠花可吃不消了,黑女哪会管孩子,还不是王翠花和李有才管孩子,小两口一到晚上扔下孩子不管,自个睡觉去了。王翠花为此说过女儿,可女儿哪听自己的话,只听男人刘黑子的,作为丈母娘,也不好意思说女婿,只能自己带着两个孩子,给孩子挤羊奶、煮羊奶、洗尿布,一天忙得院子都不出。
   其实,李有才两口子还有一点说不出口的担心,他害怕女儿要的孩子多了,万一有个瓜子,那还不把人愁死。两口子一天没事就逗孩子玩,仔细观察孩子的反应,让他们高兴的是,两个孩子一个比一个机灵,刘荷才几个月就对着大人笑,还伸着小手要吃的。
   刘黑子整天在地里忙碌着,他走到哪儿,黑女就跟到哪儿,看见刘黑子脸上出汗了,就赶紧拿个手绢上前擦一擦,有时也帮着干活,更多的时间坐在地畔上瞅着刘黑子傻笑,生怕他跑了似的。队上上了年纪的人瞅见了也没人说什么,有的年轻人就开玩笑:“黑女,你也帮我擦擦汗,别老给刘黑子擦呀!”“不给你擦,你老婆在地那头,让她给你擦去!”大伙一听哈哈大笑起来。
   山坳里的活剩了个尾巴,队长发现刘黑子干活老实,不耍奸溜滑,就让刘黑子下午一个人把剩下的活干完。吃了午饭,刘黑子扛着锄头准备出发,黑女悄悄地跟在了后面。在山坳里干活有个女人陪着,倒也不寂寞。刘黑子累了就挨着黑女坐下休息,他发现黑女自从生了孩子比以前丰满多了,那红润的脸更圆了,头发更黑了,尤其是那一对饱满的奶子看了就热血沸腾。今儿这山洼里就他两口子,于是就抱着黑女在脸上一阵子乱亲,黑女只是咯咯地笑,尽情地享受着男人的温存。正在亲热着,只听身后咳嗽了几声,刘黑子刷地站起来,一转身,老丈人李有才黑着脸站在地畔上。

共 17335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