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迟到44年的拜祭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情画意
摘要:徐绍容兄弟俩偕同妻子四人,前往位于云南省景洪市勐龙烈士陵园拜祭牺牲的父亲徐流泉。而这次儿子与父亲的阴阳相见,足足迟到了44年! 4月17日,对于老同学徐绍容一家来说,这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这一天离清明节仅仅过了12天,徐绍容兄弟俩偕同妻子四人,前往位于云南省中缅边境城市——景洪市勐龙烈士陵园拜祭牺牲的亲生父亲徐流泉。而这次儿子与父亲的阴阳相见,足足迟到了44年!   面对沉睡了44年的父亲,绍容一家“扑嗵”一声,跪在了墓前。紧接着,一阵悲哀的哭声骤然爆发,绍容以膝当步一膝一膝挪到烈士的墓碑前哽咽道:“爸爸啊,我们看您来呀!四十多年哟,我们总算找到您了!你可晓得妈妈临死前还喊着您的名字啊……   “原谅我们这么晚来看您……”   凄凉的哭泣声,传遍了陵园的上空……   徐绍容清楚地记得,44年前,父亲徐流泉在中缅边境参加剿灭国民党残匪的战斗中光荣牺牲。那年他才四岁,他妈妈作为烈属本来按政策可以留在部队安置,但为了不拖累组织,她谢绝部队的挽留,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儿子回到家乡广东省德庆县马圩公社荣村大队务农,这一干就是40年。由于家境贫寒,她一直没有回到云南拜祭丈夫,也不知丈夫埋在哪里,直到临终前,嘴里还不停地念切着结婚才几年的丈夫,叮嘱两个长大的儿子一定要找到父亲的坟墓,代她前去拜祭。因为这一直她心头一辈子的遗憾!   1960年,应缅甸政府请求,中央军委指示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军区出动部分兵力,与缅军协同作战,共同打击盘踞在中缅边境地区的国民党军残部。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第一次真正的热带山岳丛林地区作战,在军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徐绍容告诉我,他父亲作为一名人民解放军某部连长,驻守中缅边界,六十年代初参与了这次鲜为人知打击国民党残匪的战役,他率领全连指战员在攻克敌碉堡的战斗中猛冲猛打,最后为国英勇献身。   大儿子徐绍容,作为一名参加过中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深知牺牲烈士遗骨对于亲人的重要,一直以来就通过有关民政部门多方打听父亲的遗骨埋在何处。不久前,当地民政部门通知说已找到父亲在云南的烈士陵园。然而下岗在家、疾病缠身的他,没有能力前往几千公里的云南边境去拜祭父亲。此事就一直耽阁下来,直到两个孩子一个出来工作,一个考上大学,家里生活条件渐渐好转,而且民政部门答应补助5000元之后,才成全了这次相隔44年的远行。   景洪市勐龙烈士陵园,一座烈士英雄纪念碑。一排排烈士陵墓耸立眼前。绍容兄弟俩终于在一块“景洪市勐龙烈士陵园英名录”找到了父亲的名字,经过辨认,终于看到了刻有父亲徐流泉名字与事迹的墓碑。这烈士陵园座落在边境的大山里,庄严肃穆,管理完好。   青山作证,英魂永驻。天人相隔40年,绍容俩兄弟再也抑制不了眼里不断涌出的泪水。但他们无论怎样柔肠悔断,也无法表达自己对逝去亲人的愧疚之情…… 黄冈癫痫病吃什么药能治疗河北癫痫哪家最好长春癫痫患者怎么减少癫痫发作呢郑州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