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轻舞】家乡美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奇幻玄幻
“我的家乡在高邮   风吹湖水浪悠悠   湖边栽的是垂杨柳   树下卧的是黑水牛   我的家乡在高邮   春是春来秋是秋   八月十五连枝藕   九月初九闷芋头   我的家乡在高邮哎吱喂   女伢子的眼睛是乌溜溜哎吱喂   不是人物长得秀   长呀么长得秀啊   怎么会出一个啊   风流才子秦少游啊吆喂   ……”   这首《家乡的变化》,是由现代小说家汪曾祺先生作词谱曲的高邮民歌。美丽的高邮就是我可爱的家乡,高邮,一座具有七千年悠久历史的古城,座落在长江三角洲沿江经济开放带的北侧,京沪高速和京杭大运河贯穿南北。深厚的文化底蕴、秀美的自然风光、丰富的旅游资源以及良好的投资环境,使之成为苏中的一颗明珠。   这里有稀世遗珍的孟城驿,有风流千古的文游台,有味美具全的双黄鸭蛋,有肉美色鲜的大闸蟹,还有风度潇洒的古诗人秦观……   高邮在清朝初期就建州,属扬州府。民国初期改称高邮县直至解放后。一九九一年三月五日撤县建市改称高邮市。   高邮是江苏省首批历史文化名城,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公元前二二三年,秦王嬴政在此筑高台置邮亭,故名高邮,别称秦邮。汉元狩五年(公元前一一八年)建县,迄今已两千一百多年。“华夏一邮邑,神州无同类”,高邮是全国两千多个县市唯一以“邮”命名的城市。   高邮是国家生态示范市,自然风光旖旎迷人。碧波荡漾、风帆点点的高邮湖,有着神话般美丽的传说。高邮湖又是一个富饶的悬湖,盛产六十多种水生动植物,北有六万多亩的芦苇荡滩,南有7万多亩的湿地大草原。被誉为江苏九寨沟的清水潭旅游度假区,水墨画卷般的运河风光带,皆以尽水之美,四季如画的自然风光构成了返朴归真的迷人景象,是都市人休闲度假的好地方。   近年来,高邮变化可真大呀!楼房更加高大、马路更加宽阔;人们的收入逐渐提高,环境也在变得越来越美丽……高邮生产的羽绒服,在各个羽绒服品牌中脱颖而出,现已走向世界,成为了中国驰名品牌……看着家乡一步步走向富强,家乡人民一步步走向富裕之路,我感到无比地欣慰与自豪。   旧社会的高邮人,苦难深重,战火纷飞。当时全城只有一个半厂,在北门外庙巷口(地名),东边的叫洋面厂(面粉厂),西边的叫兴昌公记蛋厂,半年生产半年关门,所以人们称之为半个厂。除此以外没有什么厂了。   高邮城不但屡起战乱,而且水灾不断。据周志记载:清朝乾隆二六年(一七六一年)古历七月二十,北门外挡军楼(地名)运河堤决口,运河的东堤和西堤的石坡,都被洪水冲毁四千多丈长。民国十年(一九二一年)东堤决口五处,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古历七月十三特大水灾,单是东堤就决堤二十六处,挡军楼决口一百六十多丈,淹死一万多人,光是太山庙(地名)附近就捞尸两千多具。   旧社会的高邮穷人多、富家少。很多人家徒四壁,终年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有的甚至吃上顿愁下顿,真叫揭不开锅呀。沿街行乞的、摆摊做小生意的,肩挑叫卖的、挑箩担的、拉人力车的,挑夫更多(解放后称搬运工人),他们没有隔宿之粮,汗干钱了。有时为争挑到一担稻子,互相打得头破血流,挣得一点少得可怜的力气钱,晚上蹲在吉生(地名)酱园门口的酒坛盖子上就着一把花生,喝两杯最劣的烧酒,也就是他们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候。他们的妻子儿女到处拾荒、爬草(剐草、捡草之类),称之“爬草鬼子”(旧社会都烧草,也容易生火灾)。女孩子卖的葵花是他们家前屋后自种的向日葵,炒熟了,装在一个尺把长的布口袋里,到大街小巷喊:“大白葵花种子来!”旧社会高邮城里抽鸦片烟的人特多(称之为大烟鬼子),屡禁不绝。新生活运动期间,曾大规模禁烟,但收效甚微。后来连“官家”也开起贩卖烟草的“官卖行”领照吃大烟。因吃大烟,倾家荡产的不在少数。旧社会的高邮,赌也成风。   在高邮有句俗语叫“冲家的牌九、送命的猴子”。高邮城中不知有多少人被赌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每年过年的时候常有很多的穷人在街上到店铺要钱(乞丐),也到乡下去“跑年”。乡下各家都有过年的馒头、花卷、斜角糕、水糕之类。穷人往往跑年都能要到很多的食物晒干,日后能糊些日子。乡下也有不少的无地赤贫,上街行乞或用厚板纸做个加官帽子戴在头上,脸上涂些颜色在各店门前跳加官钱(讨钱)。还有些人用一条长板凳扎成麒麟的样子,另两个人敲着锣鼓到些殷实富户门前唱:   “咯咋咋、咯咋咋,   麒麟送到你的家   福禄寿喜财都有呀   贵府来年盖广厦哎哈哟   贵府来年盖广厦……”   除了贫困生活逼迫外,抓壮丁是最痛苦的事。国民党政府为了补充兵源,规定:家有二丁抽一;也就是说家里有两个壮丁的,就要抽一个去当兵。后来发展到“抓壮丁”,又发展到“卖壮丁”。如某户有壮丁不愿去,即拿钱买壮丁并写纸笔(卖身纸)画押。   有一年,县城组织忆苦思甜演讲团,我的堂叔是演讲团里的成员。那时我还小,不知道“忆苦思甜”是啥意思?堂叔每次从县城回来,我都缠着他,要他讲忆苦思甜。   堂叔是个饱经风霜的人,在旧社会他吃尽了苦头。18岁那年的一天,他正在地里除草。保长急匆匆地跑来找他说:“有点要紧的事,请你到区公所(国民党时期基层政府)走一趟,帮我送一个信。”   堂叔是个“睁眼睛瞎子”,巴斗大的字,识不到一箩。他接过保长的信,拨腿就往区公所跑。到了区公所,他满以为送了信,交了差就完事了。谁知刚要出区公所大门,就被两个背枪的门岗,五花大绑起来。有个戴眼镜的“官爷”告诉他,保长信上的内容:“来人是壮丁,送他去前线。”就这十个字,写在一张纸条上,他怎么也不知道那个该死的保长这么“阴术”。就是因为自已不认字,自己把自己送进了“狼窝”。他去了前线,他的母亲整天以泪洗面,哭瞎了眼睛。田里的庄稼又遭了虫害,秋后严重失收,几亩薄地收了一担多谷子,全家六口人吃都不够,哪有谷子去交“公粮”呀!   有一天,区公所来了几个背枪大汉,把堂叔的父亲带到区公所,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毒打,并以“抗粮不交的罪名,把他父亲关押起来。后来,他娘东挪西借,好不容易才把淹淹一息的父亲找人赎了回来。   堂叔今年九十多岁了,仍然耳聪目明的,讲话声音洪亮。他讲得最多的话是:“两种社会两重天,一个苦来一个甜。”他时常对我说:“共产党就是好喽,现在不光有电灯电话,楼上楼下,喝上自来水,种田机械化。我们老人还拿上了老保,自古以来,不管是哪朝哪代,皇粮国税都是要交的,是吧。现在共产党不但不要我们交皇粮国税,还给我们农田补贴!这样的好事,历代的帝王没有做到,国民党也没有做到,共产党做到了!”他有时候说得激动起来,举起双手高呼:“共产党万岁!”   前年高邮市政府组织一次,“邮人看邮城”活动,我有幸参加了。   现在的高邮,道路宽敞明亮,交通井然有序,广场景色怡人,显然是一座现代文明与古代文化交相辉映的城市。夜晚,若徜徉在邮城市河风光带、马饮塘(地名)河绿化景观带、盂城驿(古代驿站)周边、古街后巷、净土寺塔(宝塔)市民广场……耳边时常会响起男女老少夸赞党和政府为邮城换新貌、为百姓办实事的“好声音”。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而今,昔日那些腐臭的河流联通运河蜕变成潺潺流水的市河,河道护栏皆以文化浮雕修饰,地坪上文人墨迹、石工雕塑彰显高邮丰厚的文化底蕴。如诗如画的亭台楼阁、池馆水榭,掩映在翠柏之中,假山怪石,花坛盆景,藤萝翠竹,点缀其间。柳荫竹林在五彩缤纷的灯光下,美轮美奂,使人赏心悦目。风景区后街后巷四通八达。   最明显的是,通往盂城驿的馆驿巷牌坊乃景区标志建筑,与巷道肌理融会贯通,与节点景观浑然一体,那一座座的仿古建筑物,给人以穿越的遐想。古建筑周围建上了现代化的广场,古典美与现代美擦出炫丽火花,成为高邮独特的亮点。每当夜幕降临,净土寺塔市民广场华灯齐放,光彩夺目,宝塔在柔和的橙色光芒下,显得冰雕玉砌般晶莹剔透;远视如一颗璀璨的明珠,与运河镇国寺塔(宝塔),遥遥相对,一个雄伟俊俏,一个敦实厚重。市河、马饮塘河、大淖河风光带人气兴旺,热闹非凡,昔日的邮城旧貌换了新颜。   与我一起参观邮城的张帮昌老人,他是一名地道的高邮人,他告诉我:“以前的高邮在他的印象中,有不少河流都是臭水沟,马路既小又窄,更谈不上市民休闲广场了。如今的高邮处处是绿水长流、风景如画,适合老人们休闲健身的场所也增添了不少。这些民生工程的实施,实实在在地让他感受到了生活在新社会很幸福。   城市的发展,离不开工业经济的支撑。上世纪80年代,高邮工业经济基础非常薄弱,一年的财政收入也很有限。既没有一个上档次,高规格的经济开发区,更谈不上拥有一个好的大企业和大项目。现在,高邮不仅拥有了一个排名全省前10位的省级经济开发区,更先后招引了一大批有影响力的大企业和好项目。工业生产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特种养殖、特色农业遍地开花结果。   从高邮居民生活环境的改善到道路交通状况的变化,从购物休闲娱乐场所的增加到火热的企业生产现场……在参观活动中,幸福的笑容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大家一路走一路看一路赞……有个名叫李宁波的老人在参观结束时还兴奋地说起了自编的快板:“改革和开放,城市变了样,高楼耸天立,道路宽又广。车走六行道,路灯通宵亮,十字交叉路,交警指挥忙……邮城建设环境美,人间赛天堂”。   邮城虽小,却构成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的一块基石,是祖繁荣富强的一个缩影! 成人癫痫如何治疗癫痫病者步骤的诊断湖北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好武汉儿童羊羔疯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