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青春祭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励志大全
早晨朗朗的读书声,傍晚夕阳西下时三三两两的同学曳着长长的身影,漫步在田野小路上。小泉开始慢慢的觉察到大自然那温馨的气息,他贪婪的啜吸那饱和着晨露有点儿湿润的空气,它的无限清新犹如泉水般滋养着小泉的心脾。小泉心想:没有人能够抗拒大自然的威力,为什么内心困惑的人会走向大海,为什么失恋的人会在雨中慢行,又为什么你有了喜悦会对着大山狂喊?可能是在每一个人的内心里,都是把大自然当成唯一可靠的知己。   有一座卫桥,被绿荫环抱,它的两旁是大片的竹林,竹林边缘是自生自长的各种参天大树,夏日斑驳的阳光透过密林照射下来,缕缕光线,点点光圈,依稀缓缓的流动,加上鸟啾和蝉鸣,如果你能静下心,就能听到纺织娘在歌唱,恰似神奇的梦幻世界。小泉喜欢独自游弋在这样的大自然中,俨然是他们的一员,又依稀是他们的主宰,无牵无挂,自由自在。   一个小池塘,在杂草丛中闪着粼粼的微澜,一片灌木丛,当你一踏进去,各种小生灵被你惊动起来。要是春天,你一走进这片大自然中,迎春啦,柳枝啦都会伸出胳膊拂着你的秀发,拽着你的衣襟,微风习习,偶闻几声蛙鸣,撩拨小泉那处子的心,小泉经常忘怀的流连在这片幽林中,因为它给小泉带来了一种崭新的生活。   秋天到了,你踏在厚厚一层柔软的落叶上,脚下有节奏的发出沙沙声,能让你唤起各种各样的冥思遐想,在你的内心深处悄悄的激发灵感,宛如超凡脱俗,遁迹天涯。大自然披上了一层金黄,这一切远超那人工匠心制作的景观。混沌中显出进化,纷乱中看出规范,宁静中不乏动感。这种大自然,不仅感动,而且震撼着一个人的内心,小泉就是这样被震撼着,感动着,也忘我着。   小泉常常喜欢一个人坐在一株横着生长,树干几乎是贴着水面的老柳树上看书,如果碰上好天气,他也爱在下午,当接近黄昏的太阳散发着余辉,小泉会专注很久,然后座下来画一幅水彩写生,妄图想将那沐浴着一层金辉的大自然抄袭下来。因为在小泉的心中满怀着对什施金的崇拜,他别具匠心的用暖色系列描绘的俄罗斯大地和森林,是那么的逼真和微妙微肖,酷似身临其境,连那里面的小动物都像是活在你的心里。它的绘画有一种将你融入进去的能力,使你感觉和俄罗斯森林的零距离。   小泉依然是喜欢独自一人在田野里漫步,这也更显自然,当你行走在一条小路上时,你可以久久的凝视周围的一切景像,欣赏大自然迤逦的风光,你也可以静静的咂摸自己内心深处的各种念头,抑或回味,抑或反省,细细的品味人生,或者,你也可以什么都不去想,使全身心都放松到极限,将自己融进这个自然中去,假想着你就是那颗树,那簇草,一任双脚将你带到一个陌生的去处,然后寻着新路,踏上归程,这就是小泉经常喜欢做的事,长期的孤独寂寞使得他已经习惯于独处,独处时、小泉的内心并不孤独。   这完全由你自己做主,没有人会来妨碍的,也只有在这完全独立和清静的时刻,你才能真正领略大自然那原始的美,在陶冶情操中,反省自我,找回自我。“我爱大自然”。小泉在心里对自己说。   小泉试图把自己放逐到大自然中去,大自然那深沉和静谧的美仿佛能给小泉营养和力量,在大自然面前,那些世俗的纷争,那些仕途的浮沉,那些坐失良机的悔恨,那些利害得失的怅惘。都显得苍白,渺小,不堪一击,不值一题。   小泉住在学校,可以不回家,这使得他乐不可支,以为可以彻底忘掉父亲,走出他的阴影。在这里,小泉急速的成长着,也像春天的柳枝,本来就有点早熟的孩子,反而觉得自己的不成熟,事情有时候就是奇怪,越是成熟的人,他越会认为自己不成熟,而越是不够成熟的人,往往越是以为自己很成熟。亦如知识,越是吃的多的人,越觉的饿,因为此时的要求已经不一样了。   小泉的人生初恋,情感的第一次碰撞,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二、三月里的小雨   有一天下午,自习课上,坐在前面的一个女孩像往常一样,转过身想和身后的小泉说什么,欲言又止,结果说出了一句:“你怎么老是看着我?”因为她一回头的时候,正好小泉是在若有所思的凝视着她的背影。   小泉竟然脱口而出的说了句:“因为你好看。”看来这句即是真话,又不是真话的是事而非的回答,像是一本书扉页上的题记。这本书里写了什么,或是将会写些什么,两个人似乎都在期待着,因为女孩的脸红了,小泉的心跳了。   这个女孩叫吴竟,除了肤色有点深,类似小麦的颜色外,其他的都能显出一种美来,但不是妖艳的美,而是那种自然大方的美,纯净朴实的美,甚至有点不加雕琢,因为随便的扎了两根辫子,瓜子形的脸蛋,尖削的下巴,直直的鼻梁,十分大而有神的眼睛,好像混合着东西方的特质。不知什么时候,在小泉的心里占了一隅。   “是啊,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进来的?”小泉冷静的时候会这么审视自己的内心,他也不想在下意识中误导了自己,甚至别人(那样就更不应该)。   小泉依然有经常嗮被子的习惯,因为在宿舍前面的花坛周围是修剪的十分平整的黄洋树,小泉只要把被子铺上去就能让阳光普照。久而久之,发现在另一头,也有一个人在同一时间晾嗮被子。因为那时的定量很少,时常是半饥半饱,为了立刻不再去想吃没吃饱这回事,小泉喜欢在中午刚一吃过饭就去刷牙,也是不久发现,水池的另一头有一个人也在那个时间去刷牙,而这个人就是吴竟。   是不是在这个时候,小泉把她关进了心扉,小泉当然不敢这么想,那不是孔雀开屏,自作多情吗?那又是什么时候呢?每当小泉和姚兄争论什么东西的时候,发现吴竟都是默默无言的注视着,倾听着,忽闪着大大的眼睛,好像感兴趣。小泉当然知道,他们争论的东西,几乎没人感兴趣,甚至也听不懂,原来吴竟是想知道,这两个人究竟是朋友还是仇人?因为,她也对姚兄有着好感。姚兄沉着冷静。善于言辞,而且温文而雅,说话永远不慌不乱。   第二学期刚开学不久,春天的信息就迫不及待的吹进了校园,也吹进了年轻人的心田,每到了星期六的下午,大家都开心的回家了,学校几乎没有学生,小泉本不想回家,只因不想特别,也跟着大家的后面回家。被一个老大姐于荣芬看见了,说是同路一起走,还带上了吴竟,三个人一起步行回家。   于大姐也是调干生,比小泉大五岁左右,她也住在公教一村,就是市府大院。小泉的家已经搬出来在兰园十四号,离得不远,而吴竟住在太平桥南二姐的家,到了小营就分手。   于大姐走在中间,右边是吴竟,左边是小泉,大家开心的边走边谈着学校发生的趣闻。小泉发现吴竟有时会心不在焉,小泉想:“是她对这些事不感兴趣呢,还是因为多了一个自己,有点不自在?要是真这样,下次记得一定得他们走完自己才走。”   又过了几周,那天周六下午,大家快走完了,小泉才出来。可是,发现吴竟居然也是才出来,慌着说;“你怎么才出来?”   吴竟说:“我有点事耽误了。”   “哦,怎么没和于大姐一路?”   “于大姐被老师留下去有事了,她叫我和你一起走。”于大姐是学生会的干事,事情要多些。   “哦,原来是于大姐叫你和我一起走的?”小泉这样说了吗?没有,因为他知道这样说并不明智,刚到嘴边的话就咽了下去。如果真是于大姐叫她和自己走的,吴竟这么说没错,而且保住了女孩的自尊和矜持,所以她姑妄说之,自己姑且听之没什么不好。要是万一不是于大姐说的,这样说岂不是有点较真的意思,万一让人家女孩红了脸,自己就会慌了方寸的。   小泉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未置可否。两个年轻人沐浴着三月的春风,洋溢着青春的朝气,即喜洋洋又颤巍巍地、之间留着一点距离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春天的风是带着雨水来的,不一会就下起了雨,因为出门时吴竟观察过天气,发现不对,就带着把雨伞,这时,一把雨伞把他们拉近了。沉默了一会儿,不知吴竟怎么想,小泉可是在感觉享受和一个女孩子如此近距离的体验,他想深切的体悟,牢固的记住这美好的时刻。   “你和姚兄到底是朋友还是仇人?”还是吴竟先开口了,猛然打断了小泉的思路。   没来得及回过神的小泉慌不迭的答道:“是,是朋友。”不争气的口吃有时在激动时还会露点原型。小泉心里想:“这分明是没话找话讲。”   “以后要是于大姐有事,还是我们一起走行吗?”   很可笑吧,这不也是没话找话讲?“好是好,就怕……”   “怕什么?”   “怕人家误会。”   “哦,误会什么?”   小泉似乎在装傻,心里在嘀咕:“难道她对我并没有好感?只是为了猎奇,想多了解一些自己的想法而已?”   后来果然时不时的,吴竟就有个借口不回来,或者错开回家的时间,小泉想:“这大概就是女孩子的矜持吧,再说她也得给闺蜜一定的时间,也好稳住人家呀。”   小泉开始学着揣摩女孩的内心世界,尤其是在这种特殊的情感驱使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但是一定得有耐心,小心呵护。这种时候,朦胧的感情像精美的瓷器,一碰就会碎,把一个人放在脆弱的心上,你不小心、一碰就会伤。小泉在情感领域里遨游着,像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一样令他兴奋,令他神往。      三、十七岁那一年   在技校生活的那几年,小泉就像一块海绵,吸收着知识的同时,也吸收着生活,吸收着友谊和爱情。   那天上课铃响了后,大家安静的等待着老师,一位年轻的老师健步走上讲台,一言不发的在黑板上写了三个大字“貨秀琼”。然后转过身来,自我介绍道:“这就是我的名字,以后我就是你们的物理老师。”   大家都愣住了,女生有的笑出了声,原来这个十足的女人的名字却错安在了一个大小伙子的身上。貨秀琼原来是这么一个蛮英俊年轻的男老师,老师都很年轻,比学生大不了几岁,沟通比较容易,教学就在这么轻松和谐的氛围中进行。   小泉突然觉得,这样的学习任务才能激发他的兴趣,在初中的基础知识刚学完,小泉他们就学到许多崭新的东西,因为小泉是分在精密机械专业,一上来就学到了数理化以外的什么理论力学,材料力学,微积分,制图……立刻就显示出小泉的空间三维概念很好,理所当然地当了制图课代表。其实小泉每一门功课都很好,因为他热爱学习,而且心无旁骛。   化学老师是位年轻的女老师,经常在连续几个人回答不出问题后就把小泉请出来,小泉几乎从来没有辜负过老师的希望。而且在化学测验或考试时,小泉交卷的时间太短,以至于老师总是要求他:“再看一遍”,再说交卷太早也会影响别人的。   一本厚厚的“微积分”学完以后,小泉好像还没过瘾,问老师下一本还学吗?老师说:“很遗憾,没有了,下一本是大学的教材。”   那时正是60年代初,由于浮夸风的影响,到处粮食欠收,饿死人的现象是屡见不鲜的。人们的口粮按性别、年龄、工种,来分配。学生正在长身体,江苏定量是32斤一个月,学校食堂每天都要严格按计划来做饭。每到上午最后一节课,大家就坐不住了。   有一天,食堂改善伙食,做肉包子,第三节课刚下,许多人就跑到食堂门口去张望,被肉包子的香味吸引了的。力学老师王干一在劝住大家不要耽误下面一节课,为了让大家心定,王老师拿来一把教学用的半米长的计算尺,用它拉了好一会,然后郑重宣布:“我向大家宣布好消息,中午的肉包子,每人能分到三又三分之一,大家别激动了,快去上好第四节课吧。”   王干一老师年轻帅气,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又活泼爱动,时常在门前的河里用海豚式游上十几个来回,许多女生看到他都眼睛发亮,小泉自然也十分崇拜王老师,可是他的帅气,他的活跃,他的才情。不知为什么,却抵不上那一次站在食堂门口像是演讲似的,宣布计算肉包子数量的结果,更让小泉难以忘怀。   由于1958年的浮夸风,第二年了就遇上了自然灾害,安徽成千上万的人饿死人,在地里走着走着就倒下去,再也起不来了。当时的口号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江苏也好不到哪里。虚报谎报的粮食产量都是好几千斤一亩,严重违背了党中央的总路线精神:“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设会主义”。   持续的自然灾害使得国民经济一蹶不振,自然也影响到教育,不知从哪儿传来说:新开办的许多学校将会“暂时停办”。像是在校园里刮起了一阵旋风,年轻的心仿佛再也看不到前途,失去了目标。   武汉怎样治疗癫痫病黄冈癫痫病吃什么药最好北京军海医院很贵吗哈尔滨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