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天空】种种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历史军事
   种种   半年过去的时候,紫南的右耳肿的不像样子,究其原因竟然是那个半年前因种种原因打的耳洞。她从来也没想到,半年都相安无事的右耳朵,此刻竟然会是这种鬼样子。罢了,此后紫南便只剩左耳一颗珍珠耳钉。已经丢失了东西,连耳朵都开始了反抗。   时至今日,终于连左耳也发炎流脓到不可收拾。两个月前它开始红肿的时候,就预示了这一切的一切,紫南硬撑着就是不肯摘下,连睡觉也不肯,任由疼痛肆虐。可是谁又能知道,这点痛又怎能和心脏被硬生生扯掉一截来的汹涌。紫南安静微笑着,蓝色指甲抚着左耳,脓黄色的液体粘连到耳针,**都些许费劲。   银白的色珍珠好像都被那脓水污染了一般,黯淡了光泽,再也不是初时的那颗了。就像那藏匿在心里的爱意与记忆,再也不会回到当初,到底又在纠结什么呢。紫南狠心的拔掉左耳的耳钉,连耳扣都没有先拿掉,就那么硬生生的。右边第三根肋骨下,她以为会有多么的锥心呢,原来也只是霎时而过。   原来也只有这样而已,风吹动了紫色的头发,几缕钻进了耳朵,红肿的左耳像是遇见了久逢的恋人,贴着阳光就不肯离开了。   你是我梦里   陌生熟悉   与众不同   你是我梦里   幻想现实   不灭星空   眼睛   彩色是你   黑白是你   低落欢欣   有始不见终   到底有多久了呢,紫南自己也不太清楚。裕华路一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街,为何每次自己走上去的时候,眼前晃荡的总是他的影子,就好像是别人控制的电影,你自己根本就没有能力暂停或者快进,有的只是黑暗之中瞎了眼般的仓皇离场。从何时起,紫南成了自己从前最不屑的那种女孩。   我心疼的搂过她的肩膀,僵硬地吐出一句话,爱容易让人变得卑微。   有过这种感受么,走在街上突然就留泪了,没有预料当然也就无法躲避众人探求的目光,但是又该如何说出口:原因仅是街角店铺播放的那首歌曲。   方糖,名叫方糖的那家KTV,紫南又踏了进去一个人安静的坐到了紫红色的沙发,找了一个合适的姿势躺了下去。轻语:我终于不再贪恋你的温度,这沙发的温度,刚刚好。没有溢满泡沫的啤酒,没有宽厚的肩膀,没有扭伤的脚踝。她微闭着双眼,任由发丝缀入地面。细长的手指缓慢划过双唇,唇蜜的淡粉色印过手指。   “更没有你霸道的吻,翀。”   紫南缓缓起身,双手捂脸,抬起右荆门看癫痫哪里专业手揉了一下流海儿,瞬间成了炸毛的喵咪。拿着话筒蹦起来就唱了那首总惹她流泪的歌曲,一曲深情情歌硬是被唱成了恋爱ing的feel。笑着出了包房,露出了两颗兔子牙,没错,她依旧是那个兔子小姐,即使安东尼先生早已丢失。   她出来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两滴眼泪,晰着光飞去了蓝天。   你是我梦里   孤寂热闹   来去匆匆   你是我梦里   虚妄真实   午夜霓虹   胃里   苍凉是你   炙热是你   填满掏空   会不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会不同   紫南先前从未喝过酒,当然如果没有那一次,我们是绝对不可能有机会知道喝醉的她到底有多恐怖。我见过喝醉的人骂过街,见过流泪的,见过倒头就睡的,甚至见过醉酒之后便往外送东西的,但是我从来没有料到的便是紫南,她醉了,竟是无休止的“唠叨”。   那日本来是晴天,大好的晴天,只是临近夜晚的时候竟然飘起了雨水。本来安静的宿舍突然被眼泪的味道的浸染,我看到床角的紫南蜷缩着几近特发性癫痫低吟的啜泣,咬着嘴唇把手机扔远,抱着毯子肩膀抖动。我捡起远处的手机,屏幕还没有熄,自然明白了所有的原因。   对于一个不轻易触碰感情的人来说,一旦沉沦该是怎样的毒瘾呢,我想大多数人都能清楚。恰好紫南就是那一种不轻易索取的女孩,可是在尝过依赖的滋味之后又怎么容易全身而退。   外面的雨势已越来越大,紫南飞快的穿好衣服,朝我笑了一下,无奈而又牵强,“我出去透透气,觉得空气里的泪腺因子快把我勒死了。”没等我的回答,留给我的已经只剩背影。外面的风似乎大了起来,窗口的墨绿色窗帘翻卷起来,空气瞬间通畅了许多。   紫南茫然的走着,游魂一般。眼前是闪亮的灯火,雨中的潮湿更是压抑着她的胸口,她需要一个足够倾泻的闸口。   坐在店里,几乎只有她自己是单独一个人一桌,点了一盘平常最爱吃的菜,三瓶啤酒。   菜还没有上来的时候,紫南已经喝掉了一瓶,看着淡黄色的酒水入杯然后跳跃而出的泡沫,她笑出了声。原来她就像那一直想杯子里钻的啤酒,泡沫早就想逃离了。   桌子上的一盘菜几乎没有动过,一边摇晃着杯子一边把玩着手指上的那枚戒指,突然狠心扔到了地上,终究眼泪还是留了出来。俯下身子不顾一切的又找寻了起来,捡起戒指放进了钱夹,自己嘲讽的笑了起来举起酒瓶喝了起来。   第三瓶的时候,阿洛过去夺了酒杯。一言不发的出了小店。她知道他生气了,曾经她暗恋过他,而现在他们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不变的是,她依然怕他生气。摇摇晃晃的跟着阿武汉癫痫医院可以治疗睡眠型癫痫吗洛走了出去,只听见旁边几个年龄稍大的客人盯着紫南说,这个女子喝醉了。   紫南冲到阿洛身旁大声叫着:“我没喝多,刚刚那群人竟然说我喝多了。”她歪歪扭扭的走到街道中间,把伞扔给了阿洛,淋着雨跑了起来。“阿洛,我再求你一次,带着我去操场走一圈吧,之后我一定乖乖回去宿舍。”   浅蓝色的裙摆染了雨水,颜色都重了一个色度,就像那颗被淋湿的心,红色里面跳跃着黑,那黑留流出的竟然是透明的液体,雨水抑或眼泪。湿了眼眶。她不顾雨水的喷溅,绕着操场跑了一圈,然后安静的跟在阿洛身后踱步向前。   “我不喜欢耍酒疯的人,今天的事就当我没看见。”阿洛头也不回得走了。   紫南知道她让阿洛失望了,连空间里都满是自己负能量爆棚的动态,连她自己的闺蜜都受不了了,她竟然会变成了这个样子,连自尊都快没有了。这个人,连紫南自己也未曾见过。   十一点的时候紫南终于回来了宿舍,她晃晃悠悠的走进,大笑着说着自己并没有喝多的傻话。抬起手表看了时间竟然拿起面膜撕开敷在了脸上,自己嘴里念叨着:我要美美地,比谁过得都要好。天知道那张面膜被她撕扯成了什么样子。空闲的时候竟然拿起抽屉里的棒棒糖,一下子就从窗户飞过扔到了垃圾桶里。我知道,那是那个人送给她没吃完的糖果。   紫南笑着对我们说了会话然后不由的留了泪,接着就出现了后来我们都不想再次经历的事情。她可以算是把宿舍剩下的五个姑娘的未来都托附了一遍,如何如何,真的是妈妈再生得感觉。我知道,她就是这样的人,明明自私一点更好的,却每次最先想到的是别人,到底该让人如何来待她。   半夜的时候紫南被胃里剩余的酒精灼烧的不行,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做的傻事。她清楚的明白,不管自己是如何的心痛,断然是不会再回头了。   善待自己,变得更加优秀才是最好的选择。   这是紫南删除所有动态仅剩的一条。   你是我三十九度的风   风一样的梦   汇集失散   感受在消融   梦里你是梦   越梦越空   越空   越爱做   关于你的梦   大多数的眼中,紫南是个安静温柔的女孩,但同时身上也有一种寒冷的纱雾笼罩。很多人第一次见她时便觉得是个不容易相处的人,没办法,这就是第一印象的重要性。   “胖子南,你怎么又成了我的族人。”   “胖子苏,以后你就是我族长。问你个问题,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   “胖子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当然觉得你是个胖子(偷笑)。”   “其实我觉得你是个开朗的人。”   “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胖子苏。大多数人都觉得我是个安静的人,可是我清楚我骨子里面的不安分细胞有多少。”   “文艺南,现在的你就是安静的呀,一个人的性格又怎能随意地割裂开来。就像我对你的称呼,你既是胖子南,也是文艺南,记住,你是紫南。”   这是胖子苏和紫南凌晨两点钟的聊天记录,因为胖子苏是个十足的夜猫,每次紫南重新变成夜猫的时候,都会被耻笑一番,成为族人。胖子苏和紫南都是射手座的人,一个是很纯粗的射手,一个隐性射手,两个人都不是胖子却喜欢互相取笑。   “瘦子南,该过自己的生活了,出来吧。(月亮)”   紫南后来再也没怎么提过那个人,我当然知道她并没有忘掉,但我从来都相信这种事情完全就是要靠自己的,死心真的是一瞬间的事情,那么恐怖又那样重要。   我知道,现在的紫南定然是释然的,她狠心拔掉耳钉的那一刻,我分明看到了一抹释然的浅笑。   离开这座城市之前,紫南坐着公交看了一路,一切的一切那么清晰有那么模糊,当初的小店现在甚至已经拆了迁,到底还有什么呢?她问自己。记忆还在,却已释然。天空蓝得不像话,太阳大得近乎灼烧。她笑着说:你依旧像是我三十九度的风,只是梦里再也不会有你。      歌词摘自陈粒《种种》   共 324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