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原创武侠青龙宝剑第三章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伦理小说

作者简介|钝刀:80后新锐作家,擅长武侠、恐怖等题材小说,咸阳人。

第三章:“千斤爪”齐怪(上)

且说李龙不时便来到了青石街果子巷口,此时闲散叫卖甜糕零饰的小贩也已打烊回家,李龙理了理衣襟,轻叹了一口气,自言道:“十二年了,时光飞逝啊,唉…”

突然几个人影从他背旁经过,他下意识的看了看,原来是那老妇人和大汉几人,不免一惊,心中暗自欣喜道:“你可真让我好找啊,莯雨花,下午一时犯困竟然跟丢了你…”,思虑中,却也悄声跟了上去,欲一探究竟…

少顷,几人便来到一个木屋民居的门前,里面的庭院古朴典雅,错落有致,密而不乱的烛窗格子旁乔木的红柱墩静静的杵立着,探视着眼前的几人,未见一丝奢华,而之前来店里的少女早已在房门等候。

“掌柜好细心雅致,这屋不见半点浮华,实为养心安神之良居!”老妇人很是欢喜道。

“呵呵,哪里,哪里,老太太您只要不嫌弃就足矣,时候不早了,也请您和孙儿早早作歇,我亦不便打扰!”言罢,掌柜便送这老妇人和孩童进了屋里,转身驻足对大汉道:“您?…”

“你去忙你的,不必管我,我要守夜!”大汉道。

掌柜仿若有些疑虑,并未离去。

“怎么?怕我盗你钱财还是后悔十两太少了?”大汉微怒道。

“没…没”望着大汉这架势,掌柜自知不便多问,想着店里还有事要料理,便进妻子屋里与母女俩碎言些许后,带着些疑惑的出了院门…

话说李龙绕着小屋巡视了一番,一个纵跃,便飞至屋顶瓦片之上,轻脚间便来到老妇人房上…

房门外几株杨柳亭立于屋外两侧,忽一阵阴风吹过,几片焦黄落叶似蝶蜂樱舞,缠绵不休…

“莯雨花,你可真是让我们好找啊,不过现在还不是落在我们手里,只要你乖乖交出青龙宝剑,我自会帮你治病,还会帮你杀了‘血怨子’,替你报仇,你意下如何啊?哈哈…”忽然不知从何处传来几声深沉阴森的声音,伴随着近乎恐怖的笑声经久不绝,转瞬却见一人已然立在门前。

“既然来了,何不进屋一叙,‘千斤爪’齐怪”屋里传来老妇人低沉的声音。

那人闻听后,止了笑意河北省儿童羊癫疯医院好欲前行。

“齐怪,你要是敢伤害我家小姐,我就用‘五行飞斧’要你的狗命!”那大汉突然变得异常激动,忙取出背上的利斧堵在门前,欲与那人厮打。

“金虎,那日要不是有贵人相助,而我又走错道路,在‘血狼崖’你们早就被我所擒住,今日,可没那么好的运气了,无论如何我也要知道青龙宝剑的下落…”齐怪变得有些愤懑,却也不管大汉金虎的威势。

此时李龙在屋顶已然听清,原来此人是为了青龙宝剑而来,而借着烛光却也看清了他的相貌,只觉眼熟:秃头下一双小眼却也精神的很,圆坠的脸下一小撮胡须还在飞舞,一身灰袍子却也不拘不束,而最醒目的要数他那左手的铁爪,还噌亮的闪着丝光…

一思方才想起,原来那日在“血狼崖”的那个恶人正是他——“千斤爪”齐怪,只是自己救莯雨花匆忙,未能辨清。

“呵呵,我一个柔弱女子,既无武力,又身中‘血怨子’的‘陨香散’,你取我性命还不是易如反掌,只是青龙宝剑,我死也不会说的!”莯雨花开了房门,走了出来,字字柔中带刚,分毫不惧。

李龙闻罢,却也显得些许冤屈,苦思道:“莯雨花啊,莯雨花,你可真是冤枉我‘血怨子’李龙了…”

再看齐怪显然已有些不耐烦了,便冷笑道:“呵呵,你已是半个死人,死不足惜,可是你要想想你那年幼的弟弟,难道你还要他为你陪葬吗?”

闻听到这,莯雨花竟一时眼神闪烁,脸略抽搐。

却说金虎在旁已是气愤至极,蓄势待发,一听齐怪如是说,便“啊…”的一声奔他而来。

众人只闻一声嘶长虎啸,地面便扬起飞沙走石,震得两旁树木落叶纷飞,真是未若柳絮因风起,大汉金虎却已跃起数丈之高,手中利斧直扑齐怪。

再看那齐怪却也坦然处之,待金虎到来,忽一侧立,只叫那大汉重重扑空,利斧却已然劈在了腿粗的柳树上,再瞧那挺拔如盖之树俨然已成两半,足见斧力之强。

金虎哪肯罢休,一转过身,怒目相视,手持亮斧向空中抛去,便见那斧旋转轮回,竟形成一股旋风直卷向齐怪。

齐怪嘴角一咧,显有藐视之意,待那奇风而来,一个后跃已在数米之外,齐怪瞅了一眼金虎,拍拍衣上尘土,不屑的说道:“只要你让你家小姐交出青龙宝剑,我自会饶你性命,如果你顽冥不化,真想保护你家小姐和少爷的话,那就先回家练好你的飞斧,免得丢人现眼!哈哈...”

“我就是拼了命也不会这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么做,我金虎自知武功不及你,但也绝非贪生怕死之辈,让我家小姐交出宝剑,呵呵,除非你从我尸体上走过去!”金虎怒视着齐怪道。

却说李龙在屋顶之上也被这大汉的什么药物治疗癫痫病的效果好忠义所感动。

“呵呵,金虎你不必逞强,我知你感恩莯梓鹤,可是他这种卑鄙小人不足以让你为他卖命…”齐怪已不想再多等待,便有些催意明示道。

莯雨花一听到她爹的名字,却也不忍啜泣开来。

“姐姐,姐姐,哇哇…我要爹爹,我要爹爹…”只见一个孩童从屋里“嗖”的窜了出来抱着莯雨花,正是她的弟弟莯昕。

两人相顾流泪,甚是感人。

齐怪最见不得这种哀感天地的场面,不免厌烦鄙夷道:“真是一群孬种,真难想象这是‘鬼剑’莯梓鹤的后人,看来他是死不瞑目了,哈哈…”

说完左手一冲,便见那铁爪竟飞直出去,由一根铁链相连,瞬息又飞了回来,再看莯昕已在铁爪之下,嚎哭挣扎。

金虎意欲再搏,可看见莯昕,却也不敢擅自行动,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莯雨花自知生门无望,看着弟弟,悲从中来,瘫坐在地,喃喃道:“你齐怪已名震四方,却为了一把青龙宝剑从江南追我到北岭,苦逼我辽源市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一个文弱女子,呵呵,就是告诉了你,我们还能活吗?还不如一爪了结了我们?”

说那齐怪听莯雨花这般说,知她定不肯直言相告,便道:“我齐怪是何人,只要你说出宝剑在哪,我不但会饶你们性命,还会护你去‘风柳谷’找柳神医医病,想那李龙知我在,也不敢把你们怎样吧?”

而利爪下的莯昕已是泪眼汪汪,声嘶入心。

莯雨花有些犹豫,看着年幼啼哭的弟弟,想着自己的身世一时唏嘘不已道:“呵呵,我爹和两个叔叔都不是他的对手,就凭你,怎么让我相信你?”

齐怪看莯雨花松了口,心中一丝窃喜道:“这个你放心,我齐怪的‘千斤爪’天下谁人不知,就李龙那区区的‘三影弑天剑’,我有何惧!你难道不想报仇吗?”

莯雨花抬起已显纹路的脸,丝丝白发已然昭示着生命的衰竭,她压低了声音道:“我爹虽然得到这天下第一剑——青龙,可他嗜其如命,倍爱有加,外出亦从不佩戴,别说我,想必我那两个叔叔也未曾见过,至于宝剑在哪,这个我也不知。”

看齐怪半信半疑,莯雨花又补道:“我弟弟就在你爪下,我想我也没这个胆吧?”

看着莯雨花字字确切,不像唬人,齐怪却也心虑起来道:“青龙宝剑不是由你们“莯氏三剑”轮流保管么,江湖传言李龙已经得到了青龙宝剑,却不知真假啊?”

“哼…”一听齐怪这般问,莯雨花却不禁愁思散开了点道:“我爹那么珍爱青龙,才不会放心让我叔叔们保管,至于李龙这个魔头,你大可放心,他几乎灭了我们莯氏全家,我爹绝不会为了苟且求生而将宝剑拱手相让的…”

李龙闻罢,不免感慨万千,只道江湖无情,世事无常啊!

齐怪一听莯雨花十分信誓旦旦,想着自不会假,忽左手一紧,便听莯昕疼痛难忍,唤着姐姐不止。

莯雨花一看齐怪这样,不免用力大叫道:“怎么,你想出尔反尔,我将所知实情都告诉于你,你却...真是言而无信之小人…”说着却又哽咽开来。

齐怪又肆笑起来道:“天真的女子,你以为我真会放了你们吗?待我杀了你们,找得青龙剑,成为武林剑首,李龙亦为我背了这个黑锅,届时,再找时机手刃了他,哈哈,天下就唯我独尊啦…”

李龙在房顶听到此话,一时心中绞痛,怒从眼生,想着这个齐怪真是卑鄙无耻之人和莯梓鹤一个德行,便取了一粒石子向一棵柳树弹去。

那粒石子迅疾火速,不偏不倚正中齐怪铁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