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仅存的《后记》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9-11 分类:灵界小说

因为爱舞文弄墨,就与一些有这种嗜好的人接触;觉得这还不够,就融入到了一个有着同样嗜好的更大的群体之中。这个群体是在省民政部注册了的民间社团组织,不仅冠以“省”来表明其级别,它还创办了一种纯文学的刊物,虽不公开发行,仅限于内部交流,但质量还是与级别相称的。

这个社团下设分会和若干机构,各司其职,运作井然。我在其中一个类似于分会的部门参加活动,仅此而已。大概是因为我既创作,又在一家文学刊物担任编辑,负责人认为我有点理论水平,有时就安排我给在这个部门参加活动的人员讲某个文学专题。

这些年,我参与编辑的一些文学书籍都得以顺利出版。但也有一本在征稿和编辑过程中虽屡屡受挫、最终也编成且排好版的书稿,却在出版前被这个社团的主要负责人给“毙”了。这自然令我有些看法,却不便说出来。

那年,计划出这本散文集的征稿通知发出两月后,响应者依然寥寥,经过研究,决定在更大的范围内征稿。实施之后,我的qq邮箱几乎每天都要收到几篇投稿,一月内就收到了一百多篇。这无疑使选稿有了一些余地。当年四月底,我与一位近八十岁的中文教授编辑完成了此书的初稿,五月初将打印件给社团一位主要负责人审阅。这位负责人阅读后,为广泛征求意见,又传给了社团另几位负责人阅读。七月中旬,社团为了汇总意见、指导修改,专门召开了一次工作会议。会上:否定了几个备选的书名,新确定了一个;决定压缩书稿篇幅,剔除三千字以上的文章;要求增加第一个板块的文章数量;明确了编辑人员署名等事项……十几天后,我与那位中文教授按会议决定的事项,删改并调整完成了此书的第二稿,且排好了版。第二稿汇集的文章已由初稿的93篇减至75篇,字数由初稿的近22万字减至16万余字。不几天,这第二稿的打印件又送给了上述那位社团主要负责人审阅。之后,与我合作的中文教授对我说,那位社团主要负责人表示要为此书写个序。

三个月后的一天,我参加所在部门组织的活动。活动开始前,那位社团主要负责人隔着人群我,说要与我聊几句。我洗耳恭听。他说的第一句话是:“这几个月编书,你辛苦了。”其他几句,他道出了不出这本书的理由。这本书稿,我与那位中文教授都清楚它的命运多舛,然而在那一刻,他却不知道它已胎死而不能问世了,所以我那含义丰富的苦涩一笑,也代表了他向这位负责人的回应。这本书的初稿《前言》是他写的;我撰写的《后记》,如下——

北宋文学家苏轼语:“腹有诗书气自华。”说的是读书不仅可以长知识,还能提升人的精神境界,使人气质高雅、才华横溢。

北宋文学家、苏门四学士之一黄庭坚说:“人不读书,则尘俗生其间,照镜则面目可憎,对人则语言无味。”的确,人若不读书,能做成何事?身陷于红尘琐碎,或被名缰利锁束缚,势必苦恼烦心,自然颜面憔悴,又怎能语言有味呢?

时间如白驹过隙。三年前与川大经谟教授合作、编辑出版《桃李春风》还历历在目,此次又受省散文学会委托,与述爵老师合作编辑这本散文集,我以为是我人生中的又一幸事。

一直以来,我认为世间只要存在的都是生命体,静物也好,动物也罢,既然存在,就有生命。

连同汉字的早期形式甲骨文共计,文字临沂癫痫病医院是哪个在华夏的存在已有几千年了。对这一古老的生命,从我接触它的那一刻起,就心存敬畏,数十年来从无迁变。当然,对词典上那些躺着的文字也无不亦然。而当文字组合在一起,承载着一种思想时,我待它更是小心翼翼,甚至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两月伏案面对这九十余篇文稿、二十余万文字,我无不是以如此心境待之。过目、过脑、敲击键盘,生怕失于审慎而出错,使那些原本鲜活、抑或闪光的思想变得僵硬或暗淡下来,这应该是我们这个编辑集体的共同心理,而折射出的却是负责的精神。

二十余万字的散文集,篇幅谈不上鸿篇巨制,但其中不乏隽永悠长的文字,不乏来自内心深处的歌。读者可在其中读到笔致求新、意境深邃、情景交融之作,也可读到有深度立意、武汉那里治癫痫病最好?含象征意味的篇章。读者感受果真这样,便是对我们付出时间和精力的最大馈赠,会令我们感到莫大的欣慰。

就一个人的学识而言,是孤陋寡闻的。我们是一个编辑集体,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这一不足,但放在一个较大的层面上看,我们的水平依然十分有限。由于时间仓促,故在编辑中难免存在一些问题和缺点,恳请广大读者不吝斧正。

2016.12.11于四川成都

(王大可:网名王大可wdk;可子可可子。四川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散文学会会员;《上风》文学编辑)

郑州军海医院好不好 专家亲诊 多科学会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