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待我兵临城下,许你半世繁华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灵界小说

   文字,是种奇特的载体,可将所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和杜撰,都一一在这里成全。若,美梦相伴,岂不是另一种圆满,毕竟人生,一半黑夜,一半白天。

   汉霄苍茫,牵住繁华哀伤,弯眉间,命中注定,许多故事成为过往。思绪,漫过大唐的兵戈尘土,踏过王者征战的阵阵烽烟,拂去英雄末路的泪水,遮住美人幽怨的眸光,任历史的惊涛,依一种古老的姿态,押着唐诗的韵脚,和着声声的陨调,在殷红的血液里缓慢的流淌。

   此刻,灰蒙蒙的太阳遥遥地挂于天际,或许是源自于古典爱情的疼痛,渍疼了今天的阳光,惊醒了长眠的灵魂,竟令我涌起一股幻情的脉动。生命的过渡,种下了一点永久的朱砂痕迹,红妆一念,在向晚的光阴里,摇曳于指上流年。

   美人如玉,剑如虹。 若我征战沙场,许你四海为家。若我卸甲归田,谁与我一樽浊酒。君无亲,漂离半世,江山如画,为你,执手袖藏天下,只不过笑谈醉梦。待到功成与名就,若你不在,如何相惜?

   往事漂在杯中,陨声碎在远方,抖一把迷醉的情绪,抽一缕经年的月光,无论是那玄武门的争霸,还是凌烟阁的封赏,或是长生殿内那一幕心有灵犀、鸾凤和鸣,还是马嵬坡前,三尺白菱诉说的生离死别,在时间停留的缝隙里,无不令人拨动起幻情的橹桨。

   记不得千年前的某一个晚上,是谁将眸光凝成不见音讯的渔线,于一排排文字中,垂钓着一世的沧桑?是谁仅凭两行飘逸的诗行,企图摇醒宫墙之内的佳人,与你梦中对饮到天亮。那一弯清辉的月下,是谁于光怪陆离的霓虹中,杯影交错?又是谁荼靡的丽影,轻和着悠悠的弦歌?长安的黄昏,招摇着星光月色的酒旗下,胡姬当炉,烧出的酒香,不知又引诱了哪位骑驴吟诵的诗人,驻足狂饮?

   尘埃落尽,繁华消融,当一身傲骨唯剩月与酒,的一刹那,不知是否曾再次回望那承载过悲欢离合的庭院宫墙?灞陵道边,是谁依着古树踏着春草,这漫长的古道,世世代代负载过多少前往长安的书生游子,此刻,缘何竟至骊歌愁绝不忍听……

   或许,一切都已记不得了,我的记忆已随着长安城西沉的落日,随着一袭白衣,随着残笺断章,在一堆废墟的瓦砾间散落。心奔走在流年的转换中,不知不觉竟剥落了诸多的哀伤。恍然看到了一群狂傲不羁的人们,在以旷世的才情,醉人的美酒,飘香的翰墨,喂养着一枚古老的月亮。

安阳市哪治癫痫病好治疗癫痫病有什么郑州看癫痫到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