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流云】送魂灯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科幻游戏
父亲去世时,那年我十九岁,暮春的雨唰唰地下着,已经下了三天,丝豪没有退去的痕迹。全家人愁眉苦脸地商议之后,便分头出去找人帮忙。午后,家里挤满了人,一切安葬的工作都在雨中进行,打葬的,搭雨布的,报丧的,做饭的……用总管的话说,这事就是下刀子也得干。望着冰冷的雨水,淅淅沥沥地溅起了朵朵水花,忧伤而无奈地看着亲戚,朋友们忙碌的身影。晚上吃过饭时,每个人都是湿漉漉的,裤褪上沾满了泥水,心里暖暖的,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些曾经帮助过我的弟兄们,一切就绪了,雨也逐渐成毛毛雨。   送魂灯是给死者照亮夜行的路,让他们在西去的路上不至于迷路。有时候因为有事情深夜回家,经常会碰到送魂的人群,寂静夜里吹奏着哀乐,凄惨而又悲切,送魂灯在路的两旁随着人群不断地点燃,燃烧着走向远方,后面的灰烬或明或暗,闪闪烁烁,仿佛在挣扎着诉说人间的眷恋。   记得上学时晚自习回家也会遇到,伙伴们说不能喊名字,喊了死者的魂魄会把你也带走。于是,一行人恐惧地匆匆赶路,心想着以后一定早点回家。直到父亲入土为安,对丧事才感到不再可怕,现在置身于黑漆漆的夜里,那火光让我格外留恋,总是停下来,站在路边,行个注目礼,祈祷死者一路走好。当然我也会想起父亲,想起为父亲送魂的夜晚,无限的悲伤。   半夜时分,雨停了,天还阴沉,为父亲送魂,在锣鼓的哀乐声中,在亲朋好友的陪伴下,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在送魂的路上。邻居说:“他爸干了一辈子木工,每天与锯未打道,给他多弄些吧”。因为雨天,锯未浸透了汽油机油,火把一点,蓬蓬作响地燃烧起来,火光冲天,一堆接一堆。小时侯最怕见这给人恐惧的送魂灯,此时,我却对它格外亲切,恋恋不舍,因为明天父亲就入土为安了。望着红彤彤的火光,燃烧的锯未,一粒粒,如同他走过的每一天;一盏盏如同他走过的足迹;剧烈地释放着能量,慢慢熄灭,如同他走过的一生。最后,在很远的地方,哀乐停了,剩下的锯未堆在一起点燃,把纸车纸币与童男童女,放入火中,嘴里念叼着:“父亲一路走好”,脸颊任凭泪水流淌。父亲转身于岁月的苍茫,走进了无垠的苍穹,为我留下了无助的叹息和冥冥的追忆。一个生命的离去,对于社会无足轻重,但对于家庭是多么举足轻重。   我凝望着送魂灯,由大到小渐渐熄灭,痴痴地回忆起父亲艰辛的一生。在漫长的岁月里,父亲同木头打了一辈子交道,上班是,下班也是,常骑着木凳上,两手按着刨子,身体前倾,用力推向前,迅速而又频繁,白花花的刨花飘飘洒洒地落在地上。要不就是用斧头使劲地砍,或者有节奏地钉钉子,发出刺耳的声音。抑或就是手把锯子,吃力地拉,一下一下,锯未纷纷扬扬地落下来,就像他度过的一个个平凡的日子。在这平凡的日子里,他养育我们姊妹成长,奉献了一生,父爱如山,恩情似海。   父亲生前整理过他用过的工具,能用的继续使用,不能用的,把它们放在一起,当作宝贝,当作文物一样地保管起来。父亲经常去抚摸着锛凿斧锯,沧桑的脸上写满了失落,往日清欢,今日忧伤,已跌落在时光的深渊。最后总是对妈妈嘟嘟嚷嚷地说着,只有妈妈能听懂,是说烧了吧,没用了,妈妈才舍不得呢,告诉他柴多呢,等没柴了再烧吧。因为这些工具上面印满了父亲的心血与汗水,见证过他的辉煌,也曾把满足与幸福写在脸上。父亲幸运地在县城安家落户,是因为爷爷抗日战争时救过一位能工巧匠,建国后,这人为报答救命之恩,就收父亲为徒,精心传授了木工技艺。那时,工厂效益好,父亲勤劳工作,又肯钻研,经常改进农具,并且做了多年车间主任,经常评为先进工作者,劳动模范,每当他兴冲冲地贴在墙上时,母亲就会说:“奖状贴在墙上,把人累得爬下”。父亲那天很高兴,总会喝酒的。父亲是个热心人,经常在业余时间给人们修农具,打家俱,为人耿直,人情味重,常得到乡邻的称赞。   父亲偏瘫的日子里,母亲靠卖豆芽维持家计,我放学回家后,常和她一起拣豆芽皮,一手抓一把,一手将豆芽皮一个个地挤出,时间长了,异常烦恼。逐渐萌生了弃学挣钱的念头,不断澎涨的物欲与野心终于结束了我的学生时代,我微薄的收入也减轻了家人的负担,也让家人内疚不已。在工队干活时,我也曾抱怨过,但是工头说:“人就是逼出来的,是金子哪也发光,生活不会因为你的悲观而美好,世界也不会因为你的哀叹而改变,穷则思变,劳动使人聪慧,思考使人进步”。鼓励我早当家,勤致富,我明白了,我应该像父亲一样担起责任,继续平凡的人生。   此后,也明白了送魂的意义,送魂是在叙说父亲走过的一生,勤劳执着,无怨无悔,送魂灯是他走过的一个又一个的里程碑。送魂灯是人生最后的绝唱,有首歌唱道:“从生到死,有多远,呼吸之间,从迷到悟,有多远,一念之间……人生是无常的醒来”。   送魂灯在我的心里,已成为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炬,在迷茫,彷徨,无助的时候,给予我无穷的勇气。尽管面对生活的霜刀雪剑,有你温暖而又多情的陪伴,我无所畏惧的走过,任凭岁月将沧桑刻在脸上。当有一天,我的子孙为我送魂时,那点亮的明灯除了让他们热泪盈框,也让他们觅到一种精神,能参透人生的意义。人生是上帝给人的一次旅程,既使苦了自己,也不要辜负了岁月。 湖北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怎么样黄冈颠闲病医院河北看癫痫的好医院如何正确认识癫痫病患者的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