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月之漫想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精华作品
摘要:对月的眷恋,对东坡的崇拜,化成一缕缕的情思,变成一行行的文字...... 不知从何时开始,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我对月亮充满一种特殊的感情。每当看到月亮的时候,我总觉得特别亲切,既有相见恨晚的兴奋热烈,又有故友重逢的激动惊喜。   当我与她久久对视的时候,我仿佛是与一位圣者在交流。内心不管有什么苦闷迷茫,都想向她倾诉,向她表白。她澄澈的光,冷峻而睿智。那是一种经历了岁月风霜的沉着与坚毅,那是一种领悟了沧桑荣辱的恬淡与平静,那是一种阅尽了惊涛骇浪的从容与自信。这样的光,让我感觉到不是心旷神怡的瞬间激情,也不是风生水起的闪电豪迈,更不是无病呻吟的低吟浅唱。她澄澈的光,过滤着我胸中弥漫已久的低迷失望,荡涤着我心灵深处的尘埃雾霾,让我感到万分的慰藉。有如洗过一次灵魂的桑拿,有一种说不出的熨帖和舒服。   曾记得苏东坡在《记承天寺夜游》中有这样的句子:“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我常想,东坡算是古人中最懂月亮的一个人了吧。你看,他笔下的月色,是多么静谧空灵。空灵的简直像一块玲珑剔透的玉!月光就是他纯粹人格的外化,失意但不悲观,失望但不幽怨,失宠但不愤激。不温不火,温文尔雅,月亮多像他的知己故旧。那一屡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思,在月色中化作了一泓汩汩的清泉,脉脉地流过他心灵的荷叶,颤动在灵魂的花蕊。这得有多大的禅心和定力!在我看来,如果说月亮是善鼓琴伯牙,那么东坡就是心领神会的钟子期。高山流水,清韵悠长。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月光为东坡而娓娓而泻,东坡为月而微微而醉。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是何等平和的心态,这是何等豁达的情怀!月亮有知,该会怎样地感谢东坡的理解与信任。月亮有知,该会为与东坡的心有灵犀而感到欣慰自豪。月亮如果缺少了东坡,那她的睿智必将大打折扣。说实在的,我很欣赏东坡宠辱不惊的坦然心境,我很羡慕东坡旷达深邃的潇洒个性。不管在哪,不管什么时候,他的月较少有哀怨与缠绵,却多了几分淡然与平和。像庄周梦蝶一样,到底是东坡写月,还是月恋东坡,真还有点说不清楚。东坡的月,是洗去铅华的澄澈,是除去底色的圣洁。东坡之于月是智者与智者的交流,在耿耿的星汉中,这种交流变成“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物我两忘的绝唱。东坡的月,横空出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芸芸众生中钟情于月者又何止东坡一人,他们也总是无意有意地把自己的主观情绪寄托给月亮,让她亦喜亦忧,亦愁亦怨。当自己春风得意的时候,月便是“平分秋色一轮满,长伴云衢千里明”;当自己独守苦闷的时候,月便是“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当自己眷恋思乡的时候,月便是“共看明月应垂泪,一夜乡心五处同”;当自己凄凉绝望的时候,月便是“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当自己春情萌动的时候,月便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是啊,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遥山皆有情。但这些到底还是不能与东坡的月相提并论同日而语,这大概是囿于我对东坡的崇拜,或许是我个人偏见吧。月亮承载过人们多少悲欢离合,寄托过人们多少悱恻缠绵,恐怕没有人能够说得清道不明。月亮俨然变成了人们情绪的宣泄物。人们总爱招惹她,把现实中种种情绪和幻想寄托给她。月亮纵使分身有术,纵使每月变成一叶小舟,又怎能载得动古往今来春潮般的爱恨情仇?   她从《诗经》中带着远古的木铎声一路走来,圆了又缺,缺了又圆。几千年来,她背负着沉重的文字枷锁,踉跄在变形的竹简上,摇曳在泛黄的书页中,浓缩在悠远的时空里。望一望,就是蜿蜒连绵的诗行;听一听,就是抑扬顿挫的乐章;闻一闻,就是甘醇芬芳的陈酿;摸一摸,就是凝如脂玉的清凉。她是一位冷眼旁观的智者,见证了沧海桑田的变迁,目睹了王朝兴衰的更替,承载了喜怒哀乐的情怀。让我们走近她、聆听她,感觉她哲人般的胸怀。在与她默默地对视中,获得心灵的感应和满足,获得精神的澄澈与升华,获得吟诗作文的寄托与灵感。   月华如练,你是我今生永恒的禅师! 武汉看癫痫病的医院哪个好北京军海医院治癫痫专业吗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较好的医院是哪家延安有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