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墨海】关于蛇的那些事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红色经典
一、   因为一个梦,母亲一直对我充满希望,一直觉得我会有出息。据母亲说,在生我的前一个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条金光灿灿的蛇,从我家屋顶冲天而去,第二天便诞生了我。那一年农历是乙巳年,也即是蛇年。我出生在农历三月,刚好是万物苏醒的季节。母亲说,这条蛇有福,正赶上春天。   童年的我无忧无虑,在那个年代,在那个山村。虽说父母日子过得有些艰难,但对我们几兄妹来说,也不是十分清苦,至少能填饱肚子。因为生活贫困,粮食不够;也因为是山区,山里面就有许多野味,比如野鸡,野猪,野羊等。会打猎的人们便在劳动之余,上山打些野味来,充当食物。不会打猎的便会去捉石蛙,青蛙,石斑鱼等。那个时候也不知哪来的那么多的山中野味,总之很多。   我最怕的是看到有人捉来蛇,剥蛇的皮,还一节节砍断了,在屋外用风炉生了炭,上面一大砂锅炖来吃。我老家山里有许多乌梢蛇,也有五步蛇,蝮蛇,赤链蛇,还有青蛇。白蛇确乎没有,不知那白蛇跟许仙的故事是怎么出来的。   虽然没看到过白蛇,但小时候最喜欢听的还是白蛇娘娘跟许仙的故事。我有一舅公,年轻时眼睛就瞎了,因为母亲是她外甥女,他又没后人,就住在我家。舅公讲的白蛇娘娘跟许仙,绘声绘色,凄楚动人,还带些因果报应之道理。在舅公的故事里,白蛇原是一条可怜的小蛇,许仙是一个卖针线胭脂等小百货的挑货郎。法海是一个见不得别人好的乌龟精,而青蛇起初是个男的。当初,许仙挑着货郎担,走村串户贩卖小百货。那一日在途中看到一条小白蛇,好可爱。无奈时令还有些寒冷,小白蛇被冻得奄奄一息。许仙动了恻隐之心,捡起小白蛇,放入货郎担中,喂它好吃的,给它保暖。后来,在许仙的精心喂养下,白蛇渐渐长大,终于,许仙已经挑不动了,就把她放归野外。最后,白蛇修炼成仙,在要位立仙班时,碰到观音娘娘,说,白蛇还不能成仙,人间大恩未报。于是白蛇重返人间寻找恩人,由此衍生了一段轰轰烈烈的人妖之恋。感动了多少痴男怨女,以至于把西湖,把西湖之上的断桥,视为圣神的爱情之圣地了。   因为属蛇,我总对蛇怀有敬意,甚至有好感。每次看到蛇,不论什么蛇,我都不打,把蛇赶走了事。有一回,在我家屋后,一条乌梢蛇爬在那儿一动不动,我大吃一惊,以为是一条死了的蛇。邻居好友看到,马上拿来锄头,要打蛇。我不准,仔细一看,蛇在吞一只大老鼠。在我的坚持下,邻居终究没打死蛇,原来邻居跟我同岁,也属蛇。   直到我考上县里高中,毕业以后又去当兵,母亲一直觉得我出生前,她做的那个梦是准的。母亲说我一定会离开农村,离开那个小山村。可惜母亲走的太早了,如今我真的离开了那个地方,住进了城里。或许冥冥之中,真的应验了母亲的梦。      二、   奎叔的死,阿朱婶一直以为跟蛇有关。因为临死前几天,奎叔打死了一条五步蛇。听人说五步蛇能治风湿病,奎叔就把蛇炖了给阿朱婶吃,阿朱婶犯有严重的风湿病。   阿朱婶跟奎叔年纪相差十多岁,老家在山的那一边。当初因为奎叔家里穷,又是在山里,所以很迟才经人介绍认识了阿朱婶。阿朱婶有严重风湿性关节炎,走路都很困难。奎叔说,没事,我喜欢,以后我会养着她,我一定会待她好。   阿朱婶有一个特长,就是做得一手好草鞋。据说在嫁给奎叔时,不要娘家的一点财物,就要娘家的那一张草鞋床(一个做草鞋专用的木头架子)。因为风湿病的缘故,阿朱婶整日坐在草鞋床里做草鞋。一般人家做草鞋,山里人用毛竹笠壳,但阿朱婶觉得太硬,穿久了要磨破脚。在山外人家做草鞋,一般用稻草,穿起来又软又松脚,阿朱婶又认为用稻草做出来的草鞋,不耐穿,容易坏。所以阿朱婶做草鞋,用的是一种特殊的材料,那就是芒花的衣。   开始,奎叔一到芒花开时,就去山上割芒花。那芒花满山遍野都是,开花时像一杆杆古时候军队的旗帜,在风中咧咧作响。那些芒草的叶片,却有些厉害,边上全是细小的锯齿。据说鲁班发明锯,就是根据芒草叶片要割破皮肤,而得到启发。大约奎叔一生在山上劳作,皮肤有些苍老,从来没被芒草的叶片割破过。他总是每天在长满芒草的山坡上,割来芒花,然后用芒草叶捆着,一担担地挑到家里。开心时唱着一些人人会哼的越剧段子,待到得家门口,放下芒花。这时阿朱婶也会艰难地跨出门槛,笑着说,什么事这么开心?还唱的这么响。然后夫妻俩剥去芒花,剩下芒花衣,齐齐整整地把芒花衣晒在家门口。过个一两天,这些芒花衣又变成了一双双精美的草鞋。   由于阿朱婶的草鞋松软合脚又价格便宜,没多久,在老家一带山里出了名。很多人来买,还有早早来定做的。有一回,一个阿朱婶老家的远亲,来买草鞋,说他们那里现在流行一种家养种植的芒草,叶片宽大,芒花又粗又长,而且很软,那叶片也不会割破皮肤。可惜他们那里做草鞋的人,技术像阿朱婶这样好的没有。说者无心,听着有意。第二天,阿朱婶便让奎叔去他们那儿弄来了芒花篰头,在自家自留地里,全部种上了芒花草。   种植的家芒花果然不同,后来阿朱婶的草鞋在老家供不应求。有许多妇女都来向她学习,还问她家要芒花篰头,阿朱婶总是毫无保留地传给她们。   那一年初冬,奎叔在芒花地里发现了一条五步蛇。也是奇怪,那五步蛇发现有人竟然一动不动。奎叔几下就打死了蛇,因为他听人说过,吃了五步蛇对风湿病效果很好。想想阿朱婶那双经常痛得死去活来的脚,奎叔就把打死的蛇拿回家炖了。谁想到,没过几天奎叔竟然离去。   阿朱婶懊悔不已,说,早知道这样,我宁死也不要吃五步蛇的肉。还说奎叔是用自己的命来医治她的病啊!原来奎叔也是属蛇的。      三、   母亲自从那一回被蛇咬以后,见到蛇就会发抖。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此话不假。母亲就是这样,以至于后来看见绳子都以为是蛇。   母亲是在家门口被蛇咬的,按理说家门口不会有蛇。每天有人进进出出的,那蛇也是怕人的呀。可惜我家是在山坡边上,有些东西不按常理推测。有一回,我家邻居楼梯底下盘着一条大蛇,直把邻居嫂子吓个半死。   其实在我老家,蛇进入人们家里不足为怪。尤其是在春夏之交黄梅天,闷热潮湿是这个季节的特点。这时人们常说的蛇虫八脚纷纷出洞,或许它们也感觉烦闷,也要出来透透气。对于其它虫子进屋,人们看到直接打死。而对于蛇,人们一般会不同对待,老人们说,进屋的蛇是财神,不能打,要用好东西请它出门。对门三叔家里,在有一个晚上一条菜花蛇,不知怎么地缠绕到了梁上。本来三叔想打死蛇,可他老婆说不能打。听说三叔家梁上有蛇,我们都去看。这时三叔老婆,用一小碗盛了米,还拿来一些茶叶,放在离蛇不远的地方,又熄了灯。大概过了两个小时,那蛇果然不见,不过那米跟茶叶却一点没少,依然还在。   母亲被蛇咬,是在一个闷热的傍晚。也不知什么蛇,据父亲讲是一条不大的灰不溜秋的蛇。可那蛇逃得很快,一眨眼不见,应该是追进墙洞里去了。老家的房子几乎都是用石头切起来的,自然有许多墙洞。即使造房子的时候没有,但天长日久,风吹雨晒,慢慢地也就有了墙洞。母亲被蛇咬以后,幸好表叔儿子懂一些中草药,马上上山採来草药,用唾液搅拌捣碎,敷在被咬之处。毒性终于被压制,没有发作。   后来母亲医好了被蛇咬的伤,但还是落下病根,一双脚走起路来,终究不便。不过能够达到这样效果,也算不错了,毕竟老家有些偏远。   虽然母亲吃了被蛇咬的苦头,但母亲对蛇恨不起来,尽管有些怕蛇。在那以后的许多日子里,母亲看到蛇,就用发抖的身子,拿一些棍棒把蛇赶走。有人不解,母亲说,我家有两条蛇啊!是啊!父亲和我都是属蛇的。 治愈癫痫可以采取什么方法哈尔滨有治癫痫病效果好的医院吗兰州那家医院治癫痫好治疗癫痫病大概需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