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凌晨,我从镇上走过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高考作文
摘要:那个凌晨,小镇熟睡了,我悄然从你身边走过,闻到了你的气息。我驻足在你的身旁,注视着你,向你回眸。你与妻一样,装在心里,想着,暖着…… 小镇,在黄土高原的脚下,群山环绕。她是开在307国道上的一朵永不凋零的鲜花,静静地依偎在清河的身旁,被清澈的河水滋润着。清河,向西缓缓流尚,在约四十里处一头扎进母亲河——黄河的怀抱。   而我,有幸在黄土高原一呆就是八年。与小镇有缘,也与之相处了八年。每次在镇上逗留或打马走过,总会深情地凝视着她,看看她的容颜,闻闻她的芬香,聆听清河的喃喃细语。   那年刚放暑假,妻千里迢迢北上来黄土高原与我团聚。与我同室的老师傅主动另寻住处,我感激不尽,将工棚简单收拾一番,迎接妻的到来。我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准备去太原接她,每次如此。妻说过多次,不用接,可我就是放心不下。其实,我想早点见到她,耽搁一秒也不愿意。   从县城到太原有四个小时的车程。原本头一天下午动身,在县城坐班车赶往太原,好在次日上午在出站口接她。谁知临时有事给耽误了,只好在次日凌晨三点从山上出发,摸黑徒步下山。天漆黑一片,月亮和星星不知躲在何处瞌睡去了。我穿过一片坟地,曾在路旁见过那腐烂的棺木和白森森的骨头,让人不寒而栗,阴森恐怖。我越走越快,后来干脆一路小跑。夜静得我能听见自己的心跳,我总疑心有人跟踪我,我一停,后面的脚步声也就没了。我不相信世上有鬼,可心快跳到嗓子眼了。当我远远见到镇上那仅有的一点灯光时,像遇到救星似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镇上静悄悄的,小镇熟睡了,清河也酣睡着,我似乎听到了小镇的鼾声和清河的梦呓。小镇几乎与天、地融为一体,模糊一片,我仅凭黑魆魆的大致轮廓,判断哪是房屋,哪是树,哪是电线杆等等。公路隐没了往日的灰白,我凭着感觉和记忆走在路上。我像个孤独的幽灵,游荡在镇上,无意中会惊吓到他人,其实我心里也充满恐惧,害怕受到突如其来的袭击,来自不安分的人或兴奋的狗。这不,从路旁窜出一个黑影,嗖地一声跑到前面去了,几乎碰到我的腿,我吓得跳起来,心怦怦直跳。原来是狗,还好不是冲着我来的,它刚从路边的露天毛厕里用餐出来,可能忙着追逐爱情去了。我看了路旁的毛厕一眼,什么没瞧见。房屋对面的路旁是一溜的毛厕,仅比楼道的栏杆高点,方便的动作半遮半现,让人浮想联翩,想入非非。为何将毛厕盖在路旁,我至今没想明白。   从镇上走过,在寂静而鬼魅的夜里,犹如穿过现实与记忆交集的丛林,历历在目,迎面扑来……   小镇房屋低矮,古朴陈旧,路旁的房屋因久未下雨而落满尘埃,灰扑扑的,蓬头垢面。我从一家裁缝店前经过,屋内黑漆漆的,似乎有说话声。这家夫妻俩都是裁缝,手艺不错,加工秋衣秋裤和冬天的棉衣,价钱最便宜。我去过多次,与他们混熟了,如同老朋友一样。他们非常和蔼,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无不流露出真诚与厚道,他们的笑容和热情给人温暖,像亲人似的,有宾至如归之感。给人以这种感觉的还有很多,如我常去的那家理发店,店主是个三十左右的女人,有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可我从来没见过她的男人,听说她离婚了,带孩子单过。是真是假,我未曾考证,也没必要,除非我居心不良。有次,我与妻去镇上买菜,一起去她的店里,她非常热忱,拉着我妻的手说过没完,走时还给我们一大把香菜。   小镇上的男人好有福气,让我们这些外地的人羡慕不已。镇上的女人长得实在让人眼馋,高个苗条,有气质,有韵味。与小巧玲珑的江南美女真不一样,看上一眼,叫人难以忘怀,顿时会爱上这个地方。面对如此可人的美女,竟有男人舍得离婚,傻不傻?哎,不可思议。哪像我的队长,削尖脑袋在镇上找了个相好的,都是四十多岁,都是感情不和,同是天涯沦落人,于是走到了一起。不过,没有公开。这让队长十分辛苦,白天在山上忙着下井,晚上忙于下山,在她店里与她幽会。今夜,他肯定又下山了,因为下午在山上我就没见到他。感情这事,无论婚内还是婚外,各有各的苦楚和难言之隐,旁人岂能妄自菲薄呢?   理发店的对面是新开不久的超市,是镇上最大的一家。老板才二十几岁,头脑活泛,会做生意,没多久,我们工地上的几家小卖部全投到他的门下,由他供货,隔一两天就有货车轰隆隆地往山上送货。抢占了别人的生意,让镇上的同行嫉恨不已。前不久,他家货仓意外着火,将一仓货物烧个精光,在镇上传得沸沸扬扬,说是遭天报应。老板既不言语也不报案,他心知肚明,就当花钱消灾吧。老板这么年青,有如此肚量,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路边几米远是高高隆起的铁路,像堤岸又像巨龙蜿蜒向前,这是运煤专线,上头有一个小站,也是终点站。由于煤矿还未生产,铁路一直未投入使用,小站也荒废着,无人值守,长满蒿草和遍地鸟的粪便。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西去的铁路和高速公路应早已开通,小站当然会面目一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小站前方紧挨路边有块空地。经过时,我特意停下脚步“看”了一会(什么也看不见)。每年二月二龙抬头在空地上举行庙会,这在小镇上是桩盛事,非常热闹。庙会期间,在空地中央燃起一堆用块煤垒起的高高的炭火,火烧得越旺越吉利。在旁边立一个简单的小庙,敬龙祈雨,让老天保佑当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老人们围着烤火聊天,聊陈年旧事,聊对未来的憧憬,都小心翼翼地不能说对龙神不敬的话,不能触犯龙颜。庙会如同赶集一样,却比赶集时间长,一般十天或半个月,比赶集更热闹。   二月二那天,当地人有理发的习俗,从“头”做起,希望得个好兆头。因此,理发店的生意爆棚,顾客排队等候。许多商贩当然不会放过这赚钱的好机会,卖百货的,卖服装的,卖小吃,四邻八乡聚拢过来,在周围摆摊设点。还有唱戏的,杂耍的,立一个大蒙古包看珍奇动物的等等都纷纷登场,亮出自己的看家本领,招揽顾客。村民们趁机逛逛街,享受这热闹的气氛,顺便买些日常用品。这儿商家太死板,一口价,不兴讨价还价,憨直可爱。不管你是当地人还是外地人,一视同仁。最不知疲倦的是那些年轻的小伙子们,在人群中来往穿梭,瞅着大姑娘小媳妇,眼都直了。凑上前去,设法聊上几句,要个电话号码,便于联系。有缘的,缘分已悄然降临。最高兴的要算小孩子了,像过大年一样缠着大人买吃的玩的,几个凑在一起,追逐嬉戏打闹着。整个庙会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晨风吹拂,格外凉爽,路边的柳树早已披绿成荫,柳叶沙沙作响,在这深夜里自顾自地浅吟低唱。我越走越快,不知疲倦,不惧黑夜,一定在天亮前赶到汽车站,必须坐上六点开往太原的班车。我离开了小镇,将小镇远远地甩在了身后,若不是急着赶路,我会停下来多看你一眼。   往事如烟,可我永远记得,那个凌晨,小镇熟睡了,我悄然从你身边走过,闻到了你的气息。我驻足在你的身旁,注视着你,向你回眸。你与妻一样,我把你装在心里,想着,暖着…… 成人继发性癫痫病病因有哪些西安癫痫病医院哪里治疗的好啊黑龙江癫痫能否治好癫痫患者怎么吃饭避免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