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伊人如花花似梦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儿童文学
看轻袭粉裙乘云来,黄鹤楼中,玉婷如烟。   一身天香惹人醉,半羞神态羡煞天。   朱唇未启颦笑连连,多少话语柳眉杏眼。   试问伊人,暂住几年?      叹时光荏苒,辗转聚散三月间。   短短百日,道尽多少欢娱,夜夜含笑而眠。   犹记昔日暗约,   再不理红尘琐事,执手赴天边。   共把一片痴心都付与,换一世缠绵。   奈何今此一别,不知何日再见?   此后便纵相思成疾,又堪谁怜!   ——赠伊人      一   最近的天不知道怎么了,像是被谁捅了个大窟窿,忽大忽小的雨硬是下了一个礼拜。   周六的清晨,我收拾着凌乱不堪的心情,爬在阳台上,打算给蒲玉妮发条短信。我说,乖乖,早安!可是我并没有收到回应,我安慰自己,我这不算是带问号的问题,所以不需要回复或者答案。   我终于打算出门了。我没有带伞,于是好像这深黑色的天有点故意欺负我的嫌疑。刚走到大道上,洗洗刷刷的雨又来了。我躲进公交站,急急忙忙上了一辆车。结果一摸口袋,没散钱,最后只得把一张十元的钞票塞进去。车门的几个人看了我几眼,表情很怪异。我真的想吼:你以为我愿意?   秦秀发来信息,问我过不过去!我说我上班。她问那明天呢,我说大概也上吧,她哦了一声也就没了下文。我翻着记录,开始审视自己,什么时候我会说这样假的谎言了?   ——不知道,大概从认识蒲玉妮之后,我好像对每个人都是说没有时间。   公交车七拐八拐不知道拐到了哪里。听司机说有段路被水淹了,所以只得绕道。车窗外的雨下得越来越大,拍打玻璃的声音跟我的心碎声混杂在一起。我盯着手机,依然没有蒲玉妮的回信。静静的,那张墙纸,依旧一动不动。   我忽然想起了初识,她那双水灵灵美丽的眼睛。我笑着说:“你信不信,我们之间肯定有故事?”她也笑笑,甜极了。轻启柔唇:“可是我更相信,我们并不认识!”   我别过脸,却扔给她这样一句话:可是你不觉得越是不认识的人就越更有发展的空间吗?   我不知道当时她听了是什么表情,反正后来见面,我们俨然已经无话不谈,无话不说了。      二   公交车停了,因为已经到了终点站。当我意识到的时候,我才发现,车上的人都已经走光了。   我伫立在站台,看着依然还在下的雨,却只感觉一片晕暗。那些三三两两的人,总是在我面前跑过来,然后又跑过去。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是要去哪里!   不过还是要走的,总不能一直呆在那里让别人当一只猴子看。看着雨势渐小,我迈开脚步,一溜眼进了缤纷广场。   可是我无心购物,东逛逛西逛逛之后还是回到音乐吧那里。买了十个币,我开始找歌,然后放开唱。自始至终,我完全忘记了自己有感冒在身。因为我,一直相信,心情好,它就会好。伤心的人就算是吃灵丹妙药,也无济于事。   蒲玉妮的信息来了,那大概是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我正在高声嘶唱:“当春夏秋冬不再变换,当花草树木全部凋残。我还是不能和你分散,不能和你分散……你的笑容是我今生最大的眷恋……”   可是她的信息,让我差点喷血。因为她说,我们不能再见面了!   为什么?我问。   可是又是没有回应。我确信,这次我加了问号,可是还是没有回应。我不由在想,有什么话还不能说呢!心里想什么,我们就痛快的说出来,那样岂不是很好吗?我们相处的那段时间不就是那样吗?为什么变了?是什么?   我晕晕沉沉的往下跑,忘了我是在几楼,也忘了电梯是在动的。以致于我差点失足从电梯摔下来,不过幸好没人看到。正当我在服装区秒过的时候,我却忽然看到一个身影。   瀑布式的黑发,那碎花裙,那腰身——那不是秦秀?我正准备叫,可是却发现,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男人。那男人穿个马卦,个子也不高,大众脸。我一扭身,飞也似的离去。      三   出了缤纷广场,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该回去还是去哪里?幸好那个时候,雨停了。   我不快不慢的在一条道上走着,打算打个电话给蒲玉妮。可是除了那句“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之外,就是令人愤怒的嘟嘟声。愣了半天,我拨通了孔语蓉的电话。   “有空吗?”我问。   “有,你在哪?”她答。   “快下来开门,我就在楼下!”我笑着,可却是皮笑心不笑。   认识孔语蓉有两年了吧,两年前我们在一起做过事,聊得很投机。而且我们是老乡,一个镇上的。虽然后来分开,但是有空也会常联系聚在一起。半年前,我听说她交了个男朋友,两人还打算年底就回老家结婚。算起来,我也差不多半年没见她了吧。   “出来,我忘了是几楼了!”我拨弄着手机,一条QQ信息发过去。   “哟,想要我接你直说呀!等着,马上来!”   看着她的回复,我嘴角有些笑意。我心里在想,她的话,好像一直都很中我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一直是朋友。一直,只是,朋友。   孔语蓉的房间里,很安静,我静静的看着她。   “怎么了?进来就一直盯着我!”她坐到我跟前,双手搭在我的肩上。   “他呢?”我在身上摸索了半天,只找到了烟,却没火。   她笑笑,打开抽屉拿出一个很眼熟的火机。   “你呀,就是爱忘记带火。”   我知道,那是我一年前有天晚上醉了掉在路上的火机,她在后面捡了竟然一直放到现在。   “我问你他呢?”我吞吐着烟圈,看着她问。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问他?好吧,我告诉你,散了!”      四   “木木,你有心事对不对?每次你来我这都有心事。”孔语蓉开始做饭,手里拿着个勺子站在离我三步远的位置问道。   我爬在她的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竟莫名的哀伤起来。   “语蓉,听说广州火车站停运了,就是因为这该死的雨!”半天,我竟说了句连自己也不明白的话。   “我要回去了,语蓉,不要忙了。”我站起身,打算开门离去。   谁知她一下就从厨房蹦了出来,口里嚷道:“好呀,你敢走以后就别来了!”   愣了一下,我心里热热的。我淡淡的:“好吧,我帮你!”   夜色铺天盖地的袭来,如果它是件孤独的外衣,你愿意穿多久?你是会静静闭上眼感受它给你的温度,还是想法设法驱赶它带给你的恐惧?   正当我和孔语蓉开始吃饭的时候,蒲玉妮的信息来了。那个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窗外又下起了雨。她的回答很简短,只有六个字。那几个字叫做:我爱你,在心里!   ——额,对!不止六个字,中间有个逗号,最后有个感叹句。呵呵,多么富有创意的句子,我笑笑,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大概我和孔语蓉认识那么久,彼此从来没有这样沉默过。她知道我有心事,是的,我也知道她有。默默的,放下碗筷,我说我要走。她塞给我一把伞,嘴里说,带去!   我捏着那把粉色小洋伞,快步下了楼。可是一下楼我却后悔了,我觉得我应该和她说点什么的。——可是我什么都没有说!      五   妮,我想见你!   妮,我有话对你说!   妮,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想?   妮,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听我的过去,不管关于什么!   妮,我记得你说过,我是你身边最亲的人!   妮,我记得你说过,如果可以,你是愿意的。一起到天之涯,海之角!   慌乱的夜色中,这城市的霓虹在我的瞳孔放大。我坐上一辆出租车,打算回家。当我拎开房门的时候,我却发现,孔语蓉的伞,还在出租车上!我胸口一阵绞痛,一头栽在床上,眼睛却湿润起来。   “妮,我想见你!”我终于拨通了蒲玉妮的号码,我的声音很柔弱。像是在恳求!——犯贱吗?是的,从来没有这样为一个人!   “外面还在下雨呢,有什么你说吧!”她的声音很轻,就像她的温柔,令人怜爱。   “我想见你,必须。”最后两个字,我咬牙切齿。   “可是过几天我就都要走了……”   “所以我更要见你!”我打断她,嗓音有点大,心却在颤抖。   你有没有过这样一种经历。很安静,在一个很惬意的空间里,只有你们两个人。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你就抱着她,就像抱着一生的幸福与快乐。然后心里就在想,假如时光停留;或者,时光飞逝,然后这演变成你们八十岁相拥的镜头。   蒲玉妮终于来了,一身粉色长裙。她就那么笑颜如花的来到了我的跟前,那个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当我把她轻拥入怀的时候,我感觉我拥有了全世界。   “妮,你回去换号码了会不会第一个告诉我?晚上睡不着的时候还会不会找我?”   “妮,答应我,你可以冷落全世界。但是你也不能冷落我,因为我爱你的心独一无二!”   “妮,我等你一年二年五年都无所谓,只要你心里还有我。只要你心里,我依然重要!”   当天晚上我说了很多,关于怎么相遇,怎么相识;然后怎么相知,怎么相爱。蒲玉妮显得很沉默,她一直依偎在我怀里,嘴角洋溢着微笑。临别的时候,她才凝视着我:“木木,以后不管能不能在一起,我的心里,装的都是你!”。      六   蒲玉妮真的走了!   刹那间,已从我的世界凭空蒸发掉。我感觉我的身体也被抽空了,仿佛眨眼间什么在我眼里都失去了颜色。   离别,对于我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但这一次,我真的是失魂落魄了。妮,你呢?你是否一样?   “语蓉,她走了!”我莫名其妙,电话里,我对孔语蓉说。   “那你也该清醒了!”她说。   “语蓉,你知道吗?其实我、我深爱的是最初的她!那时候,我们毫无顾忌,最起码对得起自己的心。可是后来啊,我改变了她,教她学会了狠心。可是呢,她竟然把我教她的拿来对我了……我知道,我给她的压力很大……可是……我……”我说着,竟忍不住抽噎起来。   “晚上有没有空?”她的语气很平缓,我知道,她想安慰我。   “没有,改天吧!”我说。挂掉电话,我匆匆跑下楼,谁知外面不知何时又下起了雨。   云南癫痫病医院好不好武汉小孩癫痫的表现哈尔滨做好的癫痫病医院突发癫痫病该如何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