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云】警察老纪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儿童文学
摘要:在他的小说集《战功》的序里,他写了这样一句话,“回顾自己过去的十年,是年华老去独嗟叹,物是人非事事休。随着写作的深入,更感觉到自己下笔的艰难”。也许,正是他这种不断的反思,才更利于前行。 警察老纪,其实并不老,叫他老纪是因为知道他名气的时间比较早,有种老前辈的固执思维。老纪,似乎是个传奇式的人物,多年前就有所耳闻。他高二时就成为国家二级运动员,后来成为公安战线上的才子,作家圈子里的精英,先后在在公安大学和鲁迅文学院学习过一段时间,是我们沂源县出版著作最多的作家。又把著作所得捐助给了汶川灾区以及沂源和莱芜的多所中小学,并累计给中小学免费教授文学课二十多次。   亲见,却是在最近一个姊妹请客的时候,副陪是她姑家表弟——竟然是老纪!眼前的老纪俨然是一个谦和的兄弟,不时的倒酒倒水,用公筷给各位朋友夹菜,丝毫感觉不到是有那么多光环环绕下的名人。在他一口一个老大姐的亲切称呼下,我也很自然的称他兄弟。逐渐相熟中,就知道了更多关于他儒雅外表无法掩藏的,作为一名警察的铁骨柔情。   老纪大学毕业后被安排到看守所工作,最活跃的年纪,在高墙内工作了八年。老纪并没感觉不妥,在每天和犯人打交道中,心灵受到各种冲击下,引爆了许多思索。其中,一个二进宫的盗窃犯,因偷羊被二次逮捕并判了四年。在看守所期间,他的女人拖着两个孩子来看他,他很高兴,结果女人却提出了离婚。他非常难过,甚至有自暴自弃的想法。看着他们四个人直抹眼泪,老纪又无奈又悲哀。为了犯人更好的改造,为了一个家庭的完整,老纪耐心的规劝妻子不要离婚。但从妻子的角度考虑,老纪实在说不出更高尚的理由。那时他感觉人真的是很无奈,很现实,很悲哀。后来女人还是改嫁了,念及旧情,在前夫判刑转监的时候又来了一次。那时候,男人在老纪的长期教育和沟通下,心境已经平稳了。但是那个女人却让老纪大吃一惊,她改嫁到一个更穷的山沟里,那男人家里还有三个孩子,女人去的时候鞋都露着脚趾头。给男人拿了一点旧衣服,买了牙膏袜子之类的小东西之后,就一分钱也没有了。老纪给她买了回家的车票,并把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钱全部给了她。她走后,老纪一直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难过,看着她衣衫褴褛的背影,想起她还算年轻清秀的模样,还有那背后的故事,心里很不是滋味,后来,就再也没有那个家庭的消息,现在想来,孩子也都是大人了。十多年过去了,老纪常常想,人生是允许犯错误的,否则监狱和看守所是无用的。可有些时候,有些错误是无法弥补的,正如这家人的命运,从此完全改变。   有一次,老纪从张店回来,天色已晚。他大包小包的刚下车,就被一群摩的司机缠住,他说,不坐不坐,可是那么多东西不打车是带回不去的。这时候一个人走到他跟前,一开口,他愣了。他说:“纪政府,上车吧。”一听叫政府,就知道在里边呆过,老纪恍惚了。那司机接着说:“纪政府,上车吧,不要钱。”老纪不肯坐,那司机坚持,并且把老纪的包放在座位上,拉着他就往回走。在路上,那司机说起在里边时,老纪对他们很好,最重要的是把他们当人看,让他们重拾信心,有勇气过好生活。现在他已经结婚了,每天下班后就到车站干出租,挣钱补贴家用。坐在后座上的老纪很感动,却怎么也想不起他是谁,毕竟接触了那么多的嫌疑人。送到家后,老纪给他钱他就是没要,掉头就走了,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在看守所窄巷里绝望而去的女人,那个骑摩托车掉头冲进人海的小伙,老纪始终忘不掉。欣喜与悲凉交替着,感受温暖的同时,也因为自己不能做更多而感到无力的悲凉。   2003年,老纪调到了宣传科,扛摄像机,那时候的摄像机足有二十多斤,一扛就是六年,六年以后才改用了小机器,且不说肩周炎、关节炎这些小毛病,那时候出去录像是玩命的节奏,一声令下,马上奔赴现场。有一次,几个济南的大学生在土门张家界山上写生。下午两点,忽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几个女生被困,其中一个差点掉落山崖。接警后,老纪紧急跟上,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那座山,垂直九十度不止,危险可想而知。老纪穿着新买的皮鞋都没来得及换,从下午到晚上爬了三次那座山。第一次爬到半山腰,实在上不去了,消防大队长说:“你撤吧,我们有小摄像机”。刚下来,局长到了却说一定要录到最真实最近的镜头。于是他又扛着二十多斤的摄像机,在暴雨中艰难爬到目的地。这次录的比较全,但是忽然电池没电了,又不得不下去换上电池再回去。来回三次,折腾的精疲力尽,还有几次差点栽下来,皮鞋破烂穿帮,浑身都是泥巴,连鼻子嘴里都是。这次由于现场报道的及时,被央视录用。老纪说,这是个为别人作嫁衣裳的工作,当时也有过委屈、怨言。但是多年干过来后,反而发现很充实很踏实,做这个工作就得甘为人后,及时报道同事们最真实的感人事迹。老纪是一个善于思考摸索经验的人,虽然常期扛着摄像机像打零工、干长工似的,深入进去就会发现,自己学会了用另一种眼光和方式看待人生。从镜头里边看人生和现实社会中是不一样的,凡是能进入镜头的,一是特别假的,装的,做作的;二是特别真实的,让人震撼的。真的假不了,看得多了,啥都能戳穿不信假了;真的假不了,真实的东西才有震撼人心的力量,才是生活的质量。而且公安的镜头里,真实的,各种惊险的,紧急的东西多,受到的冲击和震撼就多,从这种意义上说老纪觉得干公安宣传还不错,能看到外人看不到也参透不到的。老纪说,人活着就是活质量,而不是活时间,或者说活感觉,活记忆。天天睡觉和天天做事,感觉是不一样的。而我说,是因为有一颗善于思索的脑袋,一颗敏感、善良、细致的心,才能体察到,参透到那么多。   今年年初,老纪被派往鲁院学习,这可是全国比较著名的中青年作家的梦想天堂。同时,又作为全国公安作家高级研究生班学员在公安大学学习,并同时拿了两个证。老纪的中篇小说《八月之旅》被研究生们奉为经典,他人还未去,有人就准备了大量问题。等老纪一进场,就有人喊“薛庆山”,老纪被喊懵了,认错人了?!许久,才反应过来,那是他小说里主人公的名字。老纪是个勤奋有思想的人,在北京的大半年,半夜写小说,白天遍游京城每一个能去的角落。每天写作,听课,大量的行走,整整瘦了二十多斤,逐渐在心里绘制了一张属于他自己的地图。机会总是眷顾有心人,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神人,两人一见如故,在不断地交往中,两人成了知己好友。那人很赏识他,并邀请老纪到他省里去看看。老纪去了,一看,太美了,美得无法形容。那朋友再次邀请说,来吧,富强,趁着年轻,给你个副政委的位子,(相当于我们这里副县级干部)每年20万的创作经费,来好好大干一场吧。在巨大的变故面前,谁也HOLD不住,何况是那种前所未有的赏识和一个更辉煌的未来。老纪失眠了,整整十五天没睡,回来和家人商量,家人不干预,让他自己做决定。老纪在北京被这个去还是不去的问题折磨的快崩溃时,突然想通了,做了一个决定:放弃,回家!能干一番事业是每一个男人的追求,但这些需要用远离自己的孩子和家人作为代价,这代价也未免太大了。原来有一次,老纪参加完一个十分奢华的宴会,乘地铁回木樨的住处时,在下地铁时错了出口,错了方向,在原本非常熟悉的地方转来转去走了一个小时。后来终于发现应该走的路口时,他哭了。望着那个冷冰冰的地铁出口,他悲凉的想,竟然在自己最熟悉的地方迷了路,把自己身边的一切给弄丢了。那种感觉,那种没有依靠,失去了家的感觉,非常恐惧和可怕。那一刻,他完全可以打110,打朋友电话,打一切可以有帮助的电话,可是他没有。他突然发现,自己不能失去那些自己最珍爱的东西,他爱父母和孩子,胜过那些功名利禄甚至不朽的名著。多日的纠结刹那间释然了,于是,他放弃了,选择了回家。   老纪说,每一位警察都有许多故事,他的故事不算啥,他只是踏实的工作,认真的生活,珍惜每一个身边的亲人,朋友。对于写作,顺其自然,不追求功利虚名,还说自己的很多作品就是废纸,会被岁月淘汰。在他的小说集《战功》的序里,他写了这样一句话,“回顾自己过去的十年,是年华老去独嗟叹,物是人非事事休。随着写作的深入,更感觉到自己下笔的艰难”。也许,正是他这种不断的反思,才更利于前行。《小姨多鹤》的作者严歌苓在创作《陆范焉识》时,很多次在深夜里和丈夫边喝红酒边哭,说自己没有才华了,无法完成作品。并说每写一本书都有两三次这种江郎才尽的感觉。而事实是,她写的每一部作品都是不朽的著作。老纪的困惑和严歌苓脆弱的痛苦还将继续下去,因为“一个创作者如果非常自满自信,他根本创作不了,他没有那么敏感。”   现在的老纪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刑警队工作,按他自己的话是,不当刑警,很可能白当警察。其实,对于一个有才气有思想并愿意一直努力的人来说,到哪都会发光,干啥都会有成就。去与不去大城市当不当更大的官职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直为梦想努力。用善良作为路标,用智慧铺路,用爱心奠基,用执着探险。一路走来的老纪,也一定会走的更远,取得更大的成绩。 哈尔滨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在武汉治疗癫痫病需要多少钱?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正规吗荆门治儿童癫痫那里好
上一篇:【流云】姐夫_1
下一篇:【轻舞】母亲_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