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星月】永远有多远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儿童文学
他之所以不愿意和老婆在这个晚上谈些什么,因为母亲就睡在他隔壁的房间里。他对她今天晚上的所作所为有点失望,甚至是有点愤怒。母亲走几里地路,扛着从家里背来了玉米糁、红薯和自己种的一些青菜,从山里来到他城里的家。结婚这么多年,母亲每次来都是用蛇皮袋装了满满一袋子的东西,有时候还会从山里带来一些土鸡蛋。有很多次,他都对母亲说让她以后来城里不要带那么多东西。因为要走那么远的山路才能坐车,她身体又不好。母亲总是说,你们在城里不容易,什么都得花钱买,不像咱山里,只要不怕累,种点粮食、菜啊的都吃不完。他说服不了母亲,只能说让她少带点就行。   白天母亲让他给妹妹打电话,说是把带来的东西分给妹妹家一些,妹妹说晚上过来取。吃过晚饭,他妹妹来他家,妹妹和母亲说了一会儿话,后来妹妹走时,女儿非要跟着去姑姑家,老婆不让女儿去,女儿跟着姑姑下楼。老婆在后面跟着也下了楼,在楼下,老婆大声训斥女儿,不让女儿去姑姑家。一岁多的儿子哭闹着找妈妈,母亲抱着孩子也下楼去。看到孙女哭的两眼泪,母亲看不下去了,说:“孩子不就是想去姑姑家玩吗,有什么不行的?”老婆不理会母亲,继续训斥女儿。他让妹妹带着女儿回家。妹妹走了,母亲对老婆说:“晓玉,我听你这话不是训斥孩子,倒是说给我听呢!”老婆对母亲说:“我是说孩子,哪里说您了?”母亲说:“我也不是傻子,能听出好赖话来。”当时因为老婆训斥孩子的声音有点大,楼下的邻居出来观看,老婆可能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扭头朝外面走去,邻居拉没拉住她。   老婆出去有二十多分钟,还没回来。母亲让他给老婆打电话,他不想打的,无奈儿子哭闹着。他打电话问她在哪儿,老婆说在家不远处的路口。他去叫她回家,她说暂时不想回去。他对老婆说,你不觉得今天晚上你的行为有些丢人吗?老婆说:“不就吵个架吗,谁家不吵架!就是丢人,也没你妹妹丢人!你妹妹的事,都把你家人丢尽了!”他听了老婆的话,特别说起他妹妹两次婚姻的事,很无语,说你不回去我回去,自己就先回家了。母亲看他没把老婆叫回来,骂了他,出去找他老婆。婆媳俩见面,有些许尴尬。母亲说对他老婆说,她刚才说话没注意,让媳妇别跟她一样。老婆也许觉得自己的行为也有些过分,就跟在母亲后面回去了。   到家后,母亲说她早上起得早,有点累了,想早点休息。母亲洗了洗,去了靠近门的那个房间,关门休息。那个房间里有一张床,平时更多堆放一些闲置的东西。孩子还不睡,老婆在带孩子。忙碌了一天的他也有些累了,回到自己的卧室躺着休息。   自从生了孩子后,韩晋升就和老婆分床睡了。孩子小的时候,他嫌孩子晚上哭闹耽误瞌睡,不跟老婆孩子睡在一张床上,后来因为他日趋发胖的体型,整晚都是打呼噜,老婆说严重影响了她的睡眠,宁愿和孩子们睡一个屋里。老婆常常说他,说人家谁像他一样,孩子小的时候都没跟孩子在一张床上睡过,没照顾过一下婴儿,自己想怎么舒服就怎么睡,从来不想想她的夜晚是怎么度过的。他知道这些年老婆为了照顾两个孩子,牺牲了很多,她有怨言也是正常的。只是结婚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和母亲以吵架这样一种方式说话。一向孝顺懂礼节的她,在父母眼里是不可多得的好媳妇,也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会有那么重的情绪。结婚这么多年,她别的都挺好的,除了脾气有点不太好。他一直都包容着她的任性,她的小脾气,有时候他觉得她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不管她再怎么和他吵,和他使性子,他都不愿和他计较太多,因为婚姻生活里总是要让步和包容,才不会每天都为了琐事吵闹生气。更重要的是,在韩晋升心里,老婆是他这辈子最感激的女人。   二   韩晋升是在医院实习的时候,认识他老婆赵晓玉的。韩晋升来到本市的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外(二)科实习的时候,赵晓玉已经在那里实习了一个多月了。赵晓玉本来是想去学校联系的实习医院实习的,但是家里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外面,就让她回到家乡,在本市第一人民医院实习。韩晋升那时候住在他姨妈家,在来医院实习之前,他刚刚经历了人生中最黑暗的两年多时光。父亲不愿让他回到山里老家,怕老家人看到他回去,说闲话。就让他在城里的姨妈给他暂时先联系一个医院,让他在那里实习几个月。父亲最着急的,还是给托人他找媳妇,在山里,像他这样年龄的,有的孩子都一两岁了。要不是他耽误了两年的时间,也早就是结婚生子了。   在外(二)科医生办公里,除了当天的值班医生,护士,就是实习生,最多的时候有十六人,平均每个主治医生带四个实习生。韩晋升来到外(二)科没多长时间,就发现了赵晓玉和别的实习生的不一样。早晨跟着实习老师查完房,还跟着值班护士去练习给静脉输液扎针。忙完该忙的,她都会安静地坐在那里看书。有病人入院,也会跟在老师后面很认真的听和记录。有手术时,也是很积极地争取跟老师去做手术的机会。他觉得这个女孩很文静,很有内涵,笑起来是那么的温柔,正是他心中合适老婆人选。所以后来他就有意接近赵晓玉,追求她。赵晓玉属于慢热性的女孩,起初她并没有在意过韩晋升。直到有一次,他们同组的几个实习生值完夜班回家,在医院的小花园站着说了一会儿话,韩晋升那时已经22岁了,在同期实习的学生里,年龄已经算是偏大了大的。说着话,不知道怎么的就说到了他结婚的事情上,大家问他,结婚时让不让去吃他的喜酒。他对大家说,当然让你们去了。回过头,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看着和对面而站的赵晓玉说:“你不用和他们一起,你直接坐车去就行了。”赵晓玉一时没明白过来,同组的实习生杨旭超说,他是让坐新娘子车去呢。大家都哄笑起来,赵晓玉霎时羞红了脸。也就是从那以后,赵晓玉才真正注意起韩晋升来。这个身高近1米8的大男孩,瘦瘦的,笑起来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有些苍白的脸色却掩饰不住帅气的脸庞。在韩晋升的追求下,赵晓玉慢慢地接受了。两个年轻人的恋爱在医院实习期拉开了序幕。   大概是在他们交往两个月后,在父亲又一次让母亲打电话让他回山里,说是好不容易托媒人给他说一门亲事,人家答应见面了,让他回家见面。他告诉母亲,他在城里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在医院一起实习的一个女孩。母亲听了他说的,说人家是城里人,咱们这里是山区,人家也不了解你的情况,人家要是知道了你过去的事,还能和你谈恋爱吗?他说他也不知道。母亲说,你要是真喜欢人家,就老老实实的把你过去的事和人家说说,人家要是理解,愿意和你继续交往,妈支持你;要是人家听了以后不愿继续和你交往,咱也不能怪人家。韩晋升说行,他会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赵晓玉他过去的事。   有天下午的时候,是不用去医院的,因为赵晓玉跟着实习的李老师晚上值夜班,所以她晚上也得去。这天下午韩晋升约了赵晓玉出去,说是有事要告诉他。两个人一起去了公园,已是深秋的季节,公园的地上有很多落叶。两个人坐在公园长长的石凳上,风吹过,很凉爽。韩晋升对赵晓玉说,他要对她说的话,让她有个心理准备。赵晓玉以为他喜欢上了别人,对他说,你如果喜欢别人,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会退出的。韩晋升说,他没有喜欢上别人,他要告诉赵晓玉的是,是他曾经坐过两年牢。他说他之所以脸色苍白,身体这么瘦弱,就是因为两年的非人生活所至。赵晓玉听了他的话,除了稍微有点震惊,并没有表现出别的情绪。她对韩晋升说,告诉我原因,只要不是杀人放火、打家劫舍、贩毒走私,我都能接受。韩晋升对她说,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就是在不明事实的情况下稀里糊涂地做了错事,被人带入贩卖假证的团伙。赵晓玉听了他说的,说道:“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呢,原来是这样。人生的路很长,谁也不能保证这辈子不犯一点错误。只要能改过自新,都是可以原谅的。”韩晋升没有料到赵晓玉会这么想,他两眼朦胧,激动地拥抱赵晓玉,说:“这辈子我都会对你好的。”赵晓玉看着面前的这个大男孩,心生怜惜。她对韩晋升说,如果可以,她想听韩晋升给她讲讲他的过去,不为别的,只为多了解他一些。韩晋升说:“好,我讲给你听。”   三   韩晋升对赵晓玉说,这一切都要从很早以前说起。他的家在豫中的一个山区,他的父亲在弟兄四人中排行老三,父亲十几岁时奶奶就不在了。爷爷因为在文革中挨批斗,精神上受了刺激,疯疯癫癫的。父亲十六七岁,跟着乡里的一个老中医学习,学习的过程中,因为没有时间顾及家里的土地,常常被二伯和二伯母数落,说父亲光吃饭,不干活,受了很多白眼。后来爷爷在他一岁多的时候也去世了。山区本来生活条件就不好,加上很早就没了母亲,他父亲年少时的生活很艰苦,学习来之不易,所以对于家中长子的他要求很高。他小时候常常因为调皮捣蛋不好好学习,遭受父亲的惩罚和鞭打。中学毕业后,父亲一心想把他培养成医生,便让他去了省里的一所医学院自费大专学习,希望他能学有所成。他说临开学前,母亲带着他去镇上的商店里买了一套70元钱的西服。那个时候,这套西服对他来说是穿过的最贵的衣服了。他带着父亲的期望和母亲的关爱踏上了去省城学医之路。   17岁的他刚到学校时,学习时很用功的,本来也就聪明的他,成绩很不错。在班上年纪最小的他,也深得班主任老师的喜欢。父亲对他在学校的表现很满意,期盼着他毕业后能去医院工作,这样他的医术也算是有继承人了。   从小山村到省城,在度过了一段时间的安稳平静后,他就被花花世界所迷惑了。交友,拉帮结派,到处游荡着玩,学习成绩一落千丈,以至于毕业的时候,连个毕业证也没拿到。   毕业后他不敢回家乡,怕父亲责骂就留在省里,给家里说的是在那里找到了工作。起初的时候,还可以和同学朋友凑合着住在一起,时间长了总是不方便的,就开始自己想办法赚钱。赚的钱不够开销,偶然的一个机会,就走上了一条错误的路。后来他在一次送货时,被警察逮捕,关进了省城第二监狱。父母知道他在省城出事后,是根本不能接受的。因为他从小虽然就调皮捣蛋,但本质不坏,父亲没有想到他会误入歧途。父母为了他的事,操碎了心。在省城,为了找到一个能替他说上话的人,父亲还被别人骗去了好几千块钱,但却连他的面都没见着。从那时候起,父亲还迷上了算卦,饭都不舍得吃,却不惜掏几百元算上一卦。后来一切都成定局,因为他那时只是被羁押,并没有通过法院宣判服刑时间,所以母亲以为永远见不到他了呢,整日的以泪洗面,眼睛几乎都哭坏了。他们村甚至临村的人,两个春节都没有看到他回家过年。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他在外面犯了事,被关进了牢房。父母在乡里乡亲面前也是抬不起头来。   在第二监狱里的两年,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精神上和身体上的双重折磨,让他痛苦不堪。自从他进了监狱,和外面断了一切联系。他失去了所有了同学和朋友,没有人给他写过一封信。在那两年中,他的父亲因为恨铁不成钢,没有去看他一次,她的母亲因为山高路远,思念他成疾,也没有去看过他。在外面过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吃惯了美味佳肴,刚开始,监狱的饭他是一口也吃不下去的。很短的时间里,他就从170多斤瘦到140多斤。后来实在饿得不行,只好多少吃点。   他说,那两年中,他并没有因为繁琐的体力劳动而退缩;也没有因为在监狱里挨打而害怕;更没有因为面对各色各样的罪犯而恐惧。他说他最大恐惧是再也见不到亲人,回不到家乡,看不到家乡的蓝天、白云、青草地。他说,无数个不眠的夜晚,他的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一遍遍播放着他和少年时的伙伴在山上自由自在地玩的画面。放假的时候,他总是和伙伴一起牵着牛上山,到了山上,他们把牛撒开,任牛随意地吃草。他们便找了柔软的草地躺下来,听那时候在他们眼里博学多才的新建讲《西游记》。他说新建的《西游记》讲的比看电视都精彩,他和别的伙伴常常听得如痴如醉的。冬天来得时候,他们用牛粪烧红薯吃;运气好的话,还能捡到野鸡蛋。越是回想往事的美好,他就越恨自己,他告诉自己,有朝一日走出监狱后,一定痛改前非,安分守己,绝不再做违法的事。渴望自由的他,在监狱里表现很好,劳动改造也很积极,终于有一天他接到了被提前释放的通知。他说,当他听到监狱长说他被释放了,可以回家了,他甚至有点不太相信是真实的。走出监狱的大门,他一刻也没有停留,没有回头,不愿多看一眼这个禁锢了他的自由和灵魂两年的地方。   脑电图能排除癫痫吗西安那里看癫痫病好难治性癫痫病要怎么治疗的武汉羊羔疯那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