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绿野“中国梦”征文】好人阿三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都市言情
摘要:也许,阿三的点点滴滴中,并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他是平凡的小人物,然而,就是我们身边小人物的身上,有太多的地方,值得我们去回味去解读。对于身处逆境,从不抱怨,只有-种自强不息的精神力量,对于生活,永不会退缩做逃兵。好多时候,只要我们细心观察,就可以发现他们无处不在地,闪烁着最伟大的人性光晖。    2000年的秋天,对我而言,是个难以忘怀的时间节点。那是个时代变迁的年代,那是个新旧交替的年代。   江南这个内容丰富,多情婉约且稳妥慢节奏的小城。在新世纪来临的时刻,在一瞬那间变得有些躁动了起来,瞬息万变近乎于有些自相矛盾混乱的消息,在梧桐树摇曳下的小街,在小巷里的古井旁,在每个弄堂口,于人们的嘴边不安地传送着:改制了,企业要改制。班前饭后,人们的中心议题,就是不停地交换着各种渠道汇集而来的信息:什么企业要买断工龄了,补偿费的金额了,年龄的划定了。   很多的辰光中,人们都无心纠结于这个小城,在历史上留有的光辉业绩。然而,事实上这个小城,在悠久的过往中,留在历史的典藉上,却大多是浓墨重彩的记忆。   这是个地处长江中下游的江南小城,自古富庶。人们常用“苏湖熟,天下足”来形容,足见这个城市对国家稳定的重要性,而最为典型的是丝绸业的发达。自西汉开通丝绸之路以来,及至明清年代,湖丝就象征着这个城市的名片,而远播海内外。小城众多的丝绸企业,支撑了经济繁华的三分天下。然而,改革的进程,势不可当地波及到了这个宁静而古老的小城。   我不知道该如何准确地描述,那个使人忧心忡忡的秋天里,人们心烦意乱的心情。只知道几场秋雨过后,小城里从试点到铺开,由点及面的企业改制,已成为既定的事实。   也就是在这个秋天,阿三下岗了。   阿三,因为在家里排行老三。故而,人们都习惯地“阿三,阿三”地叫着。阿三家原本是小城丝绸店的小业主,五十年代工商业改造,其父母先后进入丝绸企业成为国营单位的职工。后来,阿三中学辍学提早毕业后,理所当然地顶职成为了丝绸厂的一名车间保全工.,   认识阿三,也是缘于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那年,我协助商业系统编纂商业志,而来到他们家里了解丝绸店的情况。那天,我印象深刻的是,作为家中的老小,替年老的父母招待我们的他,却是十分的热情与豪爽。记得给我们抽的烟,是当时十分难得的“红塔山”。几次登门造访,一来二去许是年龄相当,我们却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以至于在很多的时候,我常常去他家喝酒吹大牛。   阿三下岗的那天,我是被他用bb机呼去的。傍晚时分在他家里,我从他欲言又止的神情中,我猜测他心中有事。酒过三巡后,他喝了一囗酒后,语气平静地对我说:他买断工龄下岗了。在我还不算惊诧的疑问中,他把手一挥说道:“不说了,还是喝酒,生个人头总会有办法的。”   我们喝了不少酒。酒后言语中,他和我说了不少关于他的想法,关于转行,关于重新选择工作,乃至于他想恢复父母的丝绸店时,使我在一刹那间,变得有点恍惚,觉得自己仿佛不认识了这位朋友。他在讲有关于今后的种种想法时,神色是那么兴奋与激动,完全看不出是一位刚下岗的前途茫然的人。事实上据我的了解,文化水平不高,又步入中年他,我可以想象得出来,对于他今后的路,将是十分艰辛的。坦白地说,阿三家的经济条件不算太好。他结婚很早,然而,不幸的是由于老婆难产,儿子先天性的脑瘫,生活都无法自理。老婆也是文化不高的丝绸厂工人。父母当年那爿丝绸小店国家落实政策补偿的那点钱,也由于家中兄弟姐妹结婚时而用尽了。   那夜残留在我记忆中的景象:小街上有风在来回穿行,窗外隔壁邻居家的音响中声嘶力竭地撕吼着张雨生的《我的未来不是梦》。在这个时刻,格外显得格外异样。   秋天的混乱与无序状态,几个月后渐渐地在这个小城平复了下来。人们在匆匆的脚步中,重新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再就业的现实,取代了人们的怨忧与愤愤不平。   我也是迫于下岗的事实,从国营企业出来,而来到了一个台资企业跑营销。那时,在外资企业确实不如国企铁饭碗那么轻忪。天天在外地和各色人等打交道,时时关注的是业绩状况,而和阿三碰面的机会随之也少了。而和他又一次见面,是在几个月后的深夏。那天,我从外地归来。出车站的时候,在众多的三轮车夫中,猛然见到一张熟悉的面孔。那就是阿三。   在见到我的一刹那间,他兴奋地跑上前。不等我发话,就急切地告诉我:他找到工作了,现在蹬三轮载客,收入还不错。说罢,拉着我说今夜头不干了,要和我吃酒去。于是,他用三轮车载着我,去了小城临河边的夜排档。夜排档的下酒菜不算丰富,除了日常的疏菜,就是江南特有的小吃。而我们在临河边灯下的夜幕里,更在乎的是久别重逢的开心。好几个月不见了,阿三酒后的话很多。他说了怎么跟街道政府磨破了嘴皮,才争取到了蹬三轮的差事。以及几个月来,蹬三轮车的种种趣事。他说:“还蛮喜欢这个行当,做个车夫,到是比较自由的。”最后,他还难得幽默颇有些自豪地说:现在他也算是有车一族了。听着他开心的叙述,我表面充满笑意,其实内心在当时不免有些五味杂阵感受。那天,是他抢着买单的。   其实,在我跟他的交往中知道,他对于自己平素的生活,是十分节俭与精明的。在绸厂上班的那些年,他精打细算,抽最劣质的烟,作为一个大男人,上菜市场总要和人讨价还价半天。以至于左邻右舍送他个外号:“精死鬼”。就是这个“精死鬼”,却担负了全家的开支,从牙缝中抠出了,足以养活他那个残疾儿子的开销。现在下岗了,蹬三轮车载客的收入,又不稳定,他更是节俭的要命。   但过后几天里的一件事,让我彻底的对他有了重新的认识。   记得很清楚,那是夏阳热烈的午后,天酷热的使人不时大汗淋漓。我在城西家里的天井中,正埋头于一大堆出差的票据里不能自拔。猛听得门前一阵车铃响起,打开门见是阿三来了。阿三,满脸笑意地走了进来,不等我发话,就从包里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个打扮朴素却也清丽的女孩。在我的疑惑中,他忙不迭地向我说明:这是他的干女儿,准确地说,是他资助的贫困山区的一个失学孩子。我一时间被他弄得一愣一愣的,半天才回过神来。在我的追问下,他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大概几年前,他家门囗经常有个来城里做环卫工的外省人,一家子几囗人,丈夫有病不能干体力活。老家还有个大女儿,没钱读书快要失学了。阿三得知此事后,就主动提出了担负其学费的责任。这事有好多年了,此事他从未声张,连我也不明就里。今天他来,主要是那个女孩考入了师范。央我帮写封好一些文字的信,表示祝贺一下。我问他怎么从未听他说过,他却轻描淡写地回答:“这有什么好说的,简单的事情了。”对于这一件事,他最终的解释是,他自己没有好好读书,所以看不得人家,没有书读。临了,他把自己的生活状态,归结于自己的文化程度太低了。   在那一时间,我确实被眼前这个并不伟岸的男人所震撼了。想想,他确实是生活在底层的小人物,风雨交杂奔波了大半辈子,生活也并不富裕,而他更是生活得艰难。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普通人,却做出了常人需要足够勇气的事,是那么令人肃然起敬。我常常扪心自问,自己有时会想过做一二件善事,但更多的是,只有想法,而无实际的行动。用阿三他的话来说:做善事很简单,他也不认为自己在做善事,只是在积德。   好多年过去了,新世纪给人的概念,是时间过得真快。后来的几年中我离开了外资企业,又独自辗转来到山区上班。对于阿三的消息,大多是旁人转述的。在众多繁杂的有关于他的消息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故事,是发生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那年的大地震,震惊了很多人。流传于朋友间的述说是这样的:从电视上得知大地震的消息,阿三在同行中,是第一个捐款。而为了献血,天不亮就去排队等候。(那年献血的人确实也很多)好像为了隔几天多献一次血,差点和医务人员吵了起来。听到这个消息,我觉得作为他是十分自然的事。因为,我了解他也就并不感到奇怪了。   很多时候,从我零星得来消息中,阿三,做的善事很多。包括有一年太湖苕溪河涨水,城区道路水满溢了,是他第一个跳入阴井中,为邻里疏通管管。以及,类似不胜枚举的等等,在他眼里的小事。也许,我和他的友情是沉甸甸的,因为,我时常被他所感动着。平心而论,他在社会上,不是个出众的人。但所谓的出众的人,该是什么呢?我近来总在怀疑着!   最近一次见到阿三,是在去年的秋天。秋天的傍晚,我正在山里独享着爽朗的风,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电话中朋友告诉我一个不好的消息。说阿三被车撞了,在医院里抢救呢。   第二天我急忙忙地从山里赶回城,来到医院后。使我宽慰的是,阿三并没有生命之危。只不过肩胛上打了钢钉,脚上打了石膏。事情的原由,是阿三骑着三轮车为避让横穿马路的老人,而被身后的车追尾了。过了段时间我又去看他,他精神好多了,在医院病房里,多时不见的他,见到我依旧是透着那憨厚的笑容。言谈之中,他讲了这些年的经历。他说,他这几年生活的还可以。还特别兴奋地告诉我,他儿子被政府定为低保户了,至少儿子的生活费有着落了,他家也分到了安居房。从他知天乐命的知足感中,我从他开始起皱纹的眼角边,分明读出了一种满满的幸福感。   也许,阿三的点点滴滴中,并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他是平凡的小人物,然而,就是我们身边小人物的身上,有太多的地方,值得我们去回味去解读。对于身处逆境,而从不抱怨,只有-种自强不息的精神力量,对生活永不会退缩做逃兵。好多时候,只要我们细心观察,就可以发现他们无处不在地,闪烁着最伟大的人性光晖。   什么是“好人?”词典释义为:是指有善心,宽厚待人的人。阿三他自然说不出太多的有关如何做好人的大道理,然而,从他最质朴最纯净的内心来说,对于生活,对于社会,对于家庭,都天生有着最朴素的情怀,那就是一颗爱心的常驻,他们就是世人总说的“好人,”所以他们永远是快乐的。想想,真的是这一个理!      杭州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更专业山西哪里治癫痫好治癫痫可以长期吃卡吗西平吗武汉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