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语录 > 文章内容页

【琼楼】槐花飘香

来源:徐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语录
无破坏:无 阅读:1724发表时间:2013-12-27 15:18:20          在冀工作多年,单位的大院里就有几棵很老的洋槐。四月底就能见淡黄色的槐米突然跃上了枝桠,而且是那样齐心合力把偌大的树冠挂得满满的,一串串倒垂,宛如调皮的小猴儿倒吊着尾巴的架势,在椭圆形互生叶子的掩映下,微闭着眼睛陶醉在五月的微风中了。         河北的南端气候温润,春从桃花杏林的繁华渐淡后,些许公园的刺玫月季牡丹也就争先恐后地一展芳容。但是槐树却是长在路旁,山坡,河道,庭院的一隅,如普通的百姓一般默默地悠然自得地欢唱着。在这一点上,我更多的感触是来自于东北老家槐林的熏陶吧!      在东北,白杨多挺拔在公路的两旁,翠柳自是多情萦绕在河边沟畔。槐树却是随处可见的了。哪家的房前屋后不有两三棵遥相呼应,如同自家里的孩子急不可待脚跟着脚三三两两来家里报道,而村里阿婆阿奶的手,哪个不如槐树皮般粗糙呢!      我家房西三十多米外有条小河,夏季充沛雨水的滋养就变成了较大的河了。河自北向南流去,许是累了然后轻轻地转了个身,改为东西走向了,在这弧形地带有一大片槐林。河水的灵动感染了村野孩子的热情,槐林敞开怀抱接纳了孩子的天真。      刚记事起,就跟在祖母的身后,她的尖脚还好,不太符合三寸金莲的标准,所以我有时耍赖她也会背背我的。春日三月,槐树林还没有睡醒似的,但是草地上的奶草,蒲公英,大头菜却争先恐后地挺直身子,祖母一手挎着柳条编的篮子,一手拿着类似镰刀样子,个头稍短一点的刀具,我们一边说笑一边挖怎么预防睡眠性癫痫发病野菜,奶草送给那些馋嘴的兔子们,那些白的灰的黑的的家伙们,每次见我们回来,都在笼子里上窜下跳急不可待的样子,恨不得挤破铁丝笼,我刚挨近笼子,野菜还在我哈尔滨看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的手里,它们就伸长了嘴巴抢了过去,吃得甭提有多香了,还常常因抢不到而打架呢。蒲公英锯齿般的叶子可以熬水洗洗眼睛,去火明目;那黄色白色的小花是我的玩具了,玩够啦小手掌心里也留下了浆状的粘液,才不好洗呢;大头菜简直就是个滑稽的小丑,六七根细细的绿色小辫竟能撑起那有些悬殊的大脑袋,槐林比较湿润,用手揪住那细辩稍用力往上提,就露出白白的圆圆的大头了,宛如小号的独头蒜,洗干净后,码在盘子里,我们就着自己下的黄豆酱吃,辣辣的很下饭的。农家的日子是一点一点精打细算过的,就好比秋天的红薯土豆蒸好,切片,晒干,不亚于今天超市的地瓜干,而且绝对绿色环保。      伴着雨儿的多情,野花就默默露出含羞的脸,虫儿多了,蝶儿抖动多彩的翅膀来了,鸟儿全了,麻雀更是以主人身份自居喳喳欢叫着。当花生米般大小的槐米魔术般亮相槐树的枝桠上时,家家户户的女人们就忙着往槐林里跑了。自家的树多是几辈子的老祖宗了,高的无法够到槐米。槐林就不同了,树总是大小不一高高矮矮的了。今天摘了这枝,明天又多了那枝的。而且林间的也仿佛有了灵气似的,鲜活润泽。女人们难得一边忙活一边唠着闲嗑,淡淡的香味萦绕着这些人生花开艳丽的女子。是呀,她们不也曾经就是开在枝头的花吗?不也曾经风姿绰约,清香诱人的么?      槐米在树上,似幼小的蝴蝶合上翅膀,在那里养精蓄锐。而绽放后就是长大的蝴蝶仙子了。薰风拂过,这些仙子在淡绿叶子的映衬下,轻盈地跳动。女人们的心思是细微,多情的,但是她们却不得不藏起浪漫的不切合实际的想法。一大家子的事,上有老下有小的,哪一个不等着她们操劳呢!她们的手是没有闲的功夫了。鲜嫩的洗一些,去掉花萼,拌上玉米面,洒上盐,花椒粉及卫生油,上蒸笼,蒸好后浇上蒜酱,就是一道菜饭混搭了。余下的放在竹帘子上晒干,就是药材了。送到药店,也是能换上价钱的,就可以给娃娃们扯上几尺布料,做件新衣了。      我小时候的衣服都是妈妈手工缝制的,鞋子也是一针一线納的千层底。至今还记得晚饭后冬闲时妈妈在灯下纳鞋的样子。难怪古人说:“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呀!   当我离开家时,妈妈已经熟练地用缝纫机给我扎了一套粉花的衬衣衬裤。但我还是很爱那一针一线缝制的衣服,密密的针脚一排排整齐地列着队,那是母亲爱的深情诉说。      那年海城地震后,我们哪儿也是余震频发。四月份首先是我们的教室搬到了槐树林里,还没等我们新鲜够呢,村里人简易的帐篷挤满了槐树林。哈哈,地震很吓人,但是它带给我们的快乐却是难以描绘的。      树林就是树林,它绝不会料想到,也不会留出正好房子的尺寸,于是我家的帐篷里就有一颗小树,他家的简易房里也长出一棵,帐篷五花八门,门朝哪个方向的都有,地下就是绿草,长短不齐木板搭的床,摇摇晃晃的,躺在上面一翻身就嘎嘎叫。简单的家具用具把帐篷挤得满满的,开饭的桌子都放在草地上,一人一把小板凳。你家吃什么他家吃什么一清二楚,孩子武汉中际癫痫医院可靠吗们恣意乱串,你家吃点他家喝点,小肚混得溜圆。然后就三五呼应着跑到河边,坐在河边的石头山,脚丫噼里啪啦地踩水玩。夕阳西斜,最后一抹光线照在我们的身上,美妙的感觉无以言表。      我们最喜欢下雨天了,挤到三爷爷的房子里,听他讲《三国演义》,讲《三侠五义》《花木兰》《杨门女将》,讲老辈子村里人的故事,其中有个叫槐花的女子,每次三爷爷高兴时是必要讲到槐花的,点点滴滴细节,在三爷爷一遍遍的讲述里,我们都察觉了他眼里藏着某种闪光的东西,看来这个槐花很不简单的,能赢得见多识广的三爷爷每每赞许,可惜的是能干漂亮的槐花被迫嫁了个外乡人,后来病逝他乡了。      后来我从那里走出去,妈妈也随我到河北了。可是每到五月看到槐花盛开时,就会情不自禁地回想起那个槐花飘香的山村,想起我无忧无虑的童年,想起那里女人槐树皮般粗糙的手,想起三爷爷故事里曾有个叫槐花的女子。槐花飘香的日子只有短暂的十多天,何尝不是过去村里女人的运命写照呢!                                       共 221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郑州哪里能找到治疗癫痫的医院?(654)-->评论(1)发表评论